2019年1月10日

剛停好車往家走,一抬頭,那叫一個「月明星稀」,甚至還能看到像段段雪紡紗一般的雲彩呈波浪狀,輕輕地躺在像深藍暗色絲綢緞子的天空上。還有那幾簇的星星,會是什麼星座呢?今天是真冷,手指露在外面不一會兒就會骨頭疼。這是不是就是「刺骨」的由來?

越是這樣乾冷的天氣,越像是個冬天的日子。加拿大的冬天,多倫多的冬天,2018年的冬天。抬頭仰望間,不經意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嗯……加拿大的空氣好像真的是要清新些。

據聞《廣州日報》出了一則新聞,說是珠海查獲一款叫「爆彈果」的水果,還威力似小型手榴彈,會發生爆炸危及他人生命,還得用到防爆裝置暫存著。最後被人指出是謠傳,該水果不會爆炸不能吃,還因為開花漂亮被東南亞不少國家引種,取名「爆彈」只因果實碩大,形似爆彈而已。

當我聽到這樣的傳聞,我第一反應是:從未沒有聽過水果會發生爆炸還能致死。第二,真的是《廣州日報》首先報導出來的嗎?於是乎上班後我特地找到《廣州日報》的官網,我想看看到底《廣州日報》是不是真的報導了這則「新聞」。我首先翻看了《廣州日報》1月9日的電子版,一頁一頁翻,國內的電子版做的可比這邊先進,鼠標點在報紙那一處,單擊一下,那篇文就會跳出來。從第一版翻到第二十七版,都沒看到一篇文是關於「水果」的。又從頭翻看了一遍,還是沒找到。於是我只能用google和百度同時打關鍵詞「廣州日報」、「爆炸果」來搜索了,數十條不同網站源的鏈接,都是報導這個「爆彈果」的內容,說是被扣留疑似會爆炸,但並不會爆炸云云。至於《廣州日報》,倒是看到它微博發這篇報道的微博截圖。於是我就用自己手機微博客戶端去搜「廣州日報」,果不其然,倒還真的發了一條這樣的微博。

同事看我在搗騰,問「你在幹嘛呀?」

「沒有。就是別人說《廣州日報》報道水果會爆炸,我就想找找它報紙該不會真的發了吧?但報紙上看不到,微博就看到了。唉,還好也就是微博罷了。不過就被網友嘲笑說《廣州日報》質素不夠咯。唉,還好《廣州日報》還開得起玩笑。」

同事聽罷就幫我看電子版,還是沒見到。於是他放下杯茶,也用自己電腦開始search。

「這一看就是通訊員寫的。這麼多個網站都寫著一樣的內容。」

我心裡還想,「通訊員」和「記者」有什麼不同麼? anyway這次就當《廣州日報》來了次危機公關,提高了自己在海內外的知名度,順便也提醒了我。

這個行業的人,都要對信息足夠敏感,敢於質疑。

晚上在體育館走路鍛鍊的時候,有一男一女華人並排著走。男的穿了件淺卡其色的毛衣,下面是一條發白的牛仔褲,再加一雙深棕色的登山鞋。女的頭髮僅僅隨意用髮圈紮了個中低馬尾,頭髮貼在她那件芋頭紫混點玫紅色的薄燈芯絨外套,黑色牛仔褲配上一雙也是深棕色的普通休閒球鞋。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走著,肩膀時不時輕碰一起,雖然兩手沒有牽著,但也就那樣有一下沒一下地觸碰著。我得小快步地在外圈走上一陣子,越過他們,又回到內圈。

通常都是別人要越過我,今天也輪到了我。嗯……場館只規定了走路要在內圈,跑步要在外圈,但是確實沒有規定不能兩人並排走在內圈。

又一次走到了他們後面,還是那樣的步速,兩人邊走邊時而望向對方,交談彷彿一直沒斷過。女的用手拍了拍男的肩膀下面些的手臂處,爾後又把手搭到他另外的一邊肩上,再放下。我戴著耳機,也沒聽到他們說什麼。

走到跑道的另一邊,隔著網望著在圓圈另外一邊的這兩個人,看到男的開始多了些手上的肢體動走,似乎在比劃著什麼,邊說邊比劃著。

第三次走到他們後面了。這次女的走著走著,做了個挽著男的手臂的動作,特別輕的,兩人手臂間的間隙還夾著空氣,隨後女的手又放了下來。

再走再走就沒見到他們倆了。

沒什麼,就是很久沒見到這樣的畫面了。那種小說裡人物的樸實的味道。都怕被別人以為自己窮。不用怕,現在別人都不會嘲笑咱們窮了,就是換成別的了。

《廣州日報》那條有錯誤的微博,剛看了,沒有刪,還是上班時間裡每隔一小時發一條新聞。當然,那條回應質疑和道歉的微博也沒有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