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9日

我今日摞佐架車去walmart度換機油,人地將我個燈由auto轉佐去off,我到晚黑係個停車場到先發現排檔果排字母全部黑噶,但我當時唔知道咩原因,只係覺得好煩,好驚,但係我已經要準備去晚宴到影相。

我一直心不在焉,一味係度用手機search點解,有點話係因為保險絲斷左,有點話係有個係變速箱旁邊噶開關關左,越睇越唔耐煩;又霖起下晝賣餸翻度架車度噶時候,個touch screen完全失曬靈,仲一直有好刺耳噶電流聲。

我實在忍唔住,向房東地求助。距地叫我翻車行搞清楚。此時此刻我已經歸心似箭。

頭先黎噶途中,我聽度好嘈噶撞擊加摩擦噶聲音,同前幾個星期我架車爆胎噶時候,我唔知照開左出去果陣個聲一模一樣。我唯有即刻穩左條街轉佐入去,停低落車check四個胎。

好彩無事。唔知點解,我真係好驚。果種感覺就好似我唔知自己有心臟病一樣,但一次突發我幸運卑救翻,從此之後我都變得好小心,因為我知道我個心係修補過,但係距變得更加容易破碎,我好驚hurt親距。

終於影完最後一個環節,我吃佐下野提前走左。出黎仲係好吾開心,覺得點解換下機油架車突然多左咁多手尾。我一邊回房東地噶語音,一邊坐上架車,發現連車門上點控制鍵全部黑曬。於是我打開頭頂噶燈,開埋手機電筒,想睇下有無可能穩度點按鍵咁,跟著先睇度左手邊個控制柄上,處於turn off,我轉翻去auto,點燈即刻著翻曬。

我先知道……我頭先一路開黎都無著車燈。

有時候,唔係話堅強就有用,因為有時候我完全唔知道自己處於一種點樣噶狀態下。好多野我都未經歷過。但係有時候又會因為咁樣,覺得好開心。比如話,今日見到個整車個男仔,距扯低一個大透明垃圾袋,墊係個駕駛位度,跟住先坐入去幫我將架車開翻出去。我當時覺得好warm啊,可能呢點係好basic噶服務,但係因為係第一次遇到,就感覺好唔同。距charged我$91,跟住問距有無discount,距就話$10 off……呢點都係覺得好開心噶moment。

咁樣,時下開心,時下又難過噶性格,好定唔好呢?我都唔知。

每次從Richmondhill果頭翻黎,都會係John St轉落Pharmacy度,次次晚黑行,條街都靜度無車無人。今晚見度一對年輕男女係度行路,兩個人都著住羽絨,但係無拖住手。唔知距地係咪park緊拖呢?

吖,頭先讀度句詩,想讀卑你聽下,「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

套on call我睇完了,每日寄一封信噶女孩,同每日讀一封信噶男孩的故事:)

2018年12月8日

最近幾天我們報紙的頭條都是關於孟晚舟的,我們加拿大這邊週四晚發的公眾號頭條就是這個事件,週四凌晨5點被因用戶投訴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刪除了。週五晚又一次發了關於孟晚舟的保釋聆訊報導,今早10點左右再次被刪除了,這次是被互聯網信息管理部門「勒令刪除」。

北京時間8日,中國外交部急召了駐華大使,毫無疑問我們還是會重點報導這篇新聞。但是我已經覺得不安,我和boss說今晚可能會發不出去了。boss的意思是照樣發出去試試。

我當時一邊看著香港的報道,一邊在國內網站搜索,還有boss給了篇這邊主流媒體關於這個事件最新進展的報道,我就覺得心裡的壓力陡然而升。因為基本上是預測到發不出去的了,但是更怕的是被封號,這樣會影響公司的運行,雖然看起來自己是輕鬆了不少。

後來公眾號的內容都準備好了,大家也做了檢查審閱,說是文章能出街了。就在點了「群發」後,果不其然,一直是「正在審核」。也不知道怎麼的,今天就是登陸的時候要手機驗證時手機就反應特別慢,我這會兒也等不及了,於是我刷新了下頁面—–「審核失敗」幾個字赫然在目。此時18:18。

我們當即決定將頭條撤了,第二條新聞順位補上。

我還記得當時在寫該篇新聞的最後一句,是引用一位大學高知人士的話,他提到害怕這次事件會影響加拿大的名聲,因為中國人對這個事件的了解全部是基於北京(國內)的主流媒體寫的報道。

當然這句話沒有出現在今晚的公眾號裡。也不會出現在明天的報紙裡。

當然,我能夠理解。

 

 

 

 

 

 

 

 

 

2018年12月7日

      現在因為工作的關係,微信加了許多新的聯繫人。有的時候,別人會通過搜索你的名字來找到你的微信,然後給你發東西。之前,有位同行想給我發一張照片,但是由於我的微信名是些符號和特殊字母組成,別人找不著我,我後來為此改了自己的微信名的首字母。今天,有位同行也是想給我發一張照片,他這會兒可以通過打字母搜到我了,但是看到我微信名裡有個「の」,於是別人大概是問了我是不是特別喜歡日本之類的話。
      其實還真的沒有,也不過就是喜歡櫻花而已,抑或不過就是覺得「cherry」聽起來像「cherish」而已,抑或是喜歡自己的微信名與眾不同些,所以用の代替了e。不過現在改了倒也好,方便工作。
      換作從前的自己,定是不屑不願。但是現在所為,更多是出於對這份工作的熱愛。
      今天孟晚舟在溫哥華出庭受審,我們這邊不斷關注著新聞變化。我說如果是發生在多倫多就好了。我問boss你會不會讓我去旁聽,如果這是發生在多倫多?他說會,我心裡頓時充滿了力量,去積極生活的力量。我覺得這樣的突發事件,才會是我們這份職業需要存在的原因。
      可是現實畢竟是不完美的,往往沒有對錯之分的事情卻因為立場問題要分個對錯,往往不喜歡做的事情卻因為所在的體制所以要面對,往往只是關於愛恨情仇的卻因為道德所以,所以……
      這不是讓自己勉強自己,只不過是要麼痛苦,要麼痛快,那為什麼不去挑那個讓人痛快的來?
      我突然想起今晚吃的蟹肉羹,還有那兩勺的紅醋。

2018年12月6日

       剛剛看完了一部電影,只覺得馬伊琍的演技又上了一個台階。也許真的印證了那句話,一個好演員,一定是個有所經歷的人。
       每天7點鐘下班回家的路上,都會打開電台來聽。時代不同了,我喜歡聽的那個節目是從3點到5點半的,如果換作從前,可能得等上重播,才能聽得見吧。現在都可以在app裡選來重聽。以前,倒也不怎麼感興趣,現在倒覺得挺有趣的,每天都聽不一樣的東西,都能自己在車上笑起來。日子已經過的這麼沈重了,再天天「單曲循環」我真怕我會有想不開的一天。
       今天節目裡,主持人問,每次逛超市你都會從哪裡開始逛?然後有男聽眾打電話進來,就說通常都會趕緊順著路線逛完,不想走回頭路因為太擠。主持人就調侃著說那要是排隊等付帳的時候,老婆突然說「哎呀老公,我不記得買xxx,你快點去拿,我在這裡等著」的時候,你怎麼辦?
       另外一個主持人插了一句,這是「天下男人的浪漫」。
       噢,忘了說,今天節目開始前播的一首歌很好聽,是周慧敏的《最愛》。有些東西又好像和大時代無關,但是和我自己的「小時代」有關。十幾歲的我,喜歡聽千禧年後開始的歌;二十五歲的我,開始喜歡90年代的歌。可能三十歲時候的我……

 

 

 

 

 

最愛-周慧敏

2018年12月5日

今日好忙,最後倒罐裝可樂噶時候,我突然間好想飲酒。我仲記得間野叫作「The Bungalow」。
時間過得幾快,
我霖……我終於明白點解,我勾噶飲下就醉了。唔係我加噶可樂唔夠多。係冰呃。
我真係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