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8日

人地話,如果每日都堅持寫低十件令自己覺得開心噶事,個人就會變得愈黎愈容易開心。我從來都冇真系去咁嘗試過,因為我覺得咁樣唔work嘅。但係我宜家想試下,

1.我頭先炒左碟蒜香蠔油牛柳,覺得鍋氣好夠

2.成個星期冇洗衫,不過仲有一對襪頂埋聽日

3.今日對眼唔似平時蒙查查

4.今日冇遲到

5.琴晚雖然冇洗頭,之但係今日頭髮唔係太粒,椰子味噶護髮素仲好好聞添

6.今日lunch係餃子,我終於記得帶埋一細碗醋,吃起身一點都唔漏

7.霖住今晚唔寫噶勒,但係又死死地寫翻D野

8.

9.

10.我翻工噶時候,係個路口等綠燈轉左,望度前面噶車牌係「3    HUGS」(你當距後面個單詞係hugs, 總之係好似hug咁warm噶一個可作動詞或名詞且表示人面部表情嘅一個詞啦,費事侵犯人地隱私啦。)咁我咪望住個車牌,係度諗,點解係3呢?點解唔係4吖,1吖,或者其他數字呢?係咪代表字母 e呢?係咪應該從右向左串個詞呢?係咪…代表一家三口呢?我諗極都諗唔明,望到都唔好意思再咁「急」住人地噶車牌。綠燈嚕……我就咁一直霖度翻公司,我個位俾我踩到濕粒粒,於是又摞點紙黎抹個地,搞掂曬先坐低。我都仲係諗唔明吖。突然間「thank you」出現係我個腦海裡面,係喔!有時候有點人,發「th」個音好似「ph」或「f」咁嘅,所以  3=three, means 「free」.

That means 「FREE   HUGS」. Oh my god, it’s so sweet!

好喇,就咁話,呢個一個頂三個吖。 「笑下又唔洗錢。」哈哈哈哈哈……good night.

2019年1月17日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10:27」,我放下手機又轉了身去。模糊中又轉了身過來,再按亮了屏幕,是10不是9,完了!我完全睡過了頭。

是遲到了。

下午有個發佈會要去,臨走前boss讓我把昨天翻譯的文章再看看哪裡要修改的。嗯……當你看到「300 Level」的時候,你會怎麼用中文呈現它的意思呢?自然是要聯繫上下文的,只是我對體育所知寥寥;所以昨晚臨走前翻譯到最後,勉強擠出來一篇文章,我也仍舊是像只看到「300 Level」這一個詞而已。

就算你能夠假裝看不見它,就把它先直譯過來,變成「300層」,那也是無濟於事的。你渾身不舒服,周身不自在,你覺得哪裡出了問題,但是這個時候時間容不得你去探究了,在下班的最後一分鐘你完成了該做的事情。

發佈會5點半開始,還有一個小時左右,這個時間也做不了別的事情了。先是上網搜的Blue Jays,又Blue Jays和Rogers Centre一起搜,還不行,點下「Images」,清一色比賽照片,沒看出個什麼名堂。腦子裡最放不下還是那個「300 Level」,於是加了300 Level進關鍵詞裡,只見下面鏈接開始出現什麼Section 230L…… 這時心裡開始有些眉目了,再把關鍵詞換成300 Level, Rogers Centre, Premium Lounge,這會兒把我引進了購票網站。

哈!原來「300 Level」指的是座位號碼300開頭的那一整圈座位,可是我看到的這個圖片上,哪個圈都可以有顏色,有票買,就偏偏300那一圈是灰色的,選不了。那是不是這圖片出了問題?還是這票現在還不能售賣?那我的文章是不要要把時態換成將來時……太多問題要考慮了,我還得繼續查。

我發現這圖叫「Seating Map」,於是我又重新輸入關鍵詞 Seating Map, Rogers Centre,出現了許多可以看到「xxx Level」的座位圖了。但是就是都見不到「300 Level」這一圈在這些圖片上。那是不是這個Premium Lounge還沒有建好啊?

又看了下自己翻譯的文章最後,說是會在新賽季完工,3月28日是新賽季首場,所以是差不多建好的了?那為什麼售票網站剛剛去的那個不讓我選300那一圈的位置啊?boss在後面插問了一句「你看看網上有沒有的買票?」(我剛剛在問這到底建好了沒。他是回應我這個問題)

「我看啦,它不讓我選。」話音剛落,突然看到那Ticketmaster Lounge,這該不會是個賣票網站吧? 再一次換關鍵詞,剛打完Lounge, 下面就有Ticketmaster Lounge Rogers Centre可選,點了一下,果不其然,第一個就是Ticketmaster的售票網站,點進去,再點進「Sports」,挑baseball,設date range 3月1日至30日,終於看到我的Blue Jays了,真的是對陣Detroit Tigers,真的有3月28日那場,可是我點進去售票還沒開始,所以我還是不知道這個Lounge到底該寫「將建成」還是寫「準備建」。要不試試別的日期,先選個可以讓我點進「seating map」的來看看?於是我換成「All Sports」,咦?那不是我每天聽電台都會聽到的Raptors和Maple Leafs嗎?我分別點了進去,倒是有300以上的座位可以選,就是為什麼球場變成了一個橢圓形的,不對啊……還有這Raptor不是籃球隊的嗎?那個Maple Leafs應該是Hockey的嗎?我好亂……

我再點出去,才看到球場已變成了Scotiabank Arena……你說,我是不是該膽戰心驚。我自嘲地向同事說:

「讓我一個中國人來寫baseball,我真害怕自己要貽笑大方啊……」

最後總結出來了,就是它「即將建成」了,後來還搜到一個local 名DJ 1月10日發的twitter,說的內容和翻譯的文章不相上下,就是指出分為兩排,我這才恍然大悟地明白自己翻譯時為什麼出現了兩個價格。

5點出發去發佈會,沒想到15分鐘的路程能走成45分鐘,是我高估了多倫多的交通狀況了。最近老被同事笑「一啖砂糖一啖屎」,真的是形容的我沒錯。

今晚給自己炒了些牛肉吃,還吃了幾瓣紅柚子,去體育館走路的時候,邊走邊聽電台節目,哈哈!我這會兒可是聽懂了些體育那講的是何方神聖了。

就是「300 Level]」用中文詮釋,瞬間變得複雜了不少。那還是英文來得乾脆形象。這又讓我想起昨日boss提醒我不要用「舊年」,要用「去年」。我說我還是用「上一年」吧,我想粵語和普通話讀起來都行。

你不覺得一個「舊」字是很有味道的嗎?那當然是侷限於用粵語來讀,「去」字又何嘗不是同樣的道理?

再說多一個,我最近整理照片到自己的portfolio裡面,有一部分是用拍立得拍的,我當時就想試該保持用英文命名,用「instant photos」呢,還是應該用「拍立得」呢?如果要選「拍立得」,那我覺得「寶麗來」會更有畫面感,可是我是用Fujifilm Instax來拍的啊。啊!應該叫「即影即有」,它滿足了以上所有的考量。你覺得呢?

你是不是沒看懂我今天說的是什麼?不,如果你是對加拿大體育有一定了解的人,就一定會知道我在說什麼,甚至你還可能覺得我是個未見過世面的小屁孩。

2019年1月16日

boss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鏟車前後方玻璃上的冰,一邊聽電話一邊看著玻璃上有像刮痕的水漬,順著雪刮反覆交錯著,忍不住用手指觸碰一下它們,生怕玻璃真的被刮花了。

最近發生了連環爆竊案,boss讓我去看看。微信給我傳來現場圖片,玻璃門碎了一地。我開車去的時候還心想會不會都關門整頓了。但後來證實是我多慮了,都是新的玻璃門。我站在店舖外面給boss打電話,也就是那麼一下下的時間,我的眼睛都被刮出了眼淚。只是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就是我出門看了看天氣,顯示零下1攝氏度,跟昨天零上2攝氏度就差了個….3攝氏度?我當時可沒算過來,索性就和昨天穿的一樣,九分闊腿褲,上身薄線衫,套了個外套就出門了。這會兒風從我的褲腳鑽了進來,把我褲子吹得緊緊地貼著我雙腿。再加上我今天還扎了個高馬尾,風在脖間飛舞,耳朵吹得又凍,還嗡嗡作響。

我還是進去採訪他們了。去得第一間店舖當時裡面沒有人,我試著去拉門,是鎖著的,儘管open sign 亮著。店裡的人看見我站在門口,這才敢來開門讓我進去。我就大概表示了下自己的來訪目的,又問了幾個問題,隨後第一檯客人來了,我就走了。本想採訪下客人,但是店主不想客人被打擾,遂放棄。

第二間店舖裡進去時已有幾檯客人。老闆是個越南人,我們用英語對話。也是問了些問題,就是每次和她再次確認回答的內容的時候,對比之前回答的都會有偏差出入,以至於我得把問題又一個一個提出來問第三遍。也許她是把這次發生的盜竊和一個月前發生的那起混淆在一起了。

走的時候,拍了拍店舖外面的照片,就回到了車上,這才看到自己臉上的粉底混著剛剛流的眼淚,在臉上形成了一道異常明顯的淚痕。我邊補妝邊想,如果以後常要做這類的新聞,我是不是該換個防水的粉底才行?

也許這樣的採訪對於許多新聞工作者來說,是家常便飯,但對於我來說某種意義上是第一次,畢竟不是去出席各別的商會或論壇,照個照片就完事了。像爆竊這樣的新聞,要多方了解,上門拜訪,甚至他們說的話並不一定是事實的全部,還得自己去查證。回到公司也得自己組織語言把整個過程整合成新聞。boss後來也說以後還可以從管理處等角度再去深入些。

我覺得這才是這份工作的精髓部分。嗯,還有點像天天看到的CP24播的那些現場即時新聞,就是不用出鏡而已。

後來在寫稿的時候,又多了一宗搶劫案,換成了電話採訪,他說的十分具體,但當我問他:

「你當時係唔係現場啊?」

「唔係。」

「你係指你當時係後面廚房等其他位置,抑或係你冇上班?」

「我冇上班。」

「咁呢點都係你點同事描述翻俾你聽嘅?」

「係。」

「咁你頭銜話你睇過監控錄像,呢點描述同你睇度嘅錄像一唔一樣吖?」

「一樣嘅。」

「唔該曬你。」

「可唔可以唔好提度個名吖?」

「姓都唔想。」

「唔想。」

「OK吖冇問題。唔該曬你。」

所以,我希望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件要趕往現場,除了現在要做的這些事,我能不能也看看那監控錄像呢?笑。

 

2019年1月13日

一擰開保溫杯的裡蓋,就迫不及待地往外頭那可以當水杯的蓋子裡倒,倒出來的水已經變成了深棕色,枸杞紅棗還有桂圓都泡得又大又軟。著急地抿了一口,怕燙,呀!三種甜味混在一起,味道真濃! 又忍不住拿起杯蓋,小心得一口一口吸著。

剛剛走完兩萬步坐在車上的懊惱勁兒,這會兒蕩然無存。應該感謝忘記帶哩!這不,擰緊了蓋子,泡得時間長,比哪一次自己泡在水杯裡的都要好喝。再也不用懷疑是自己買的材料不夠上乘了,是自己心急嚐不到好東西。呵呵呵呵~

怎麼就突然想起來要做枸杞紅棗桂圓水喝呢?自己以前每每姨媽來,我也不會那麼積極的想請它喝茶。那是因為今天自己買的煲湯料裡有蓮子,我怕這東西涼,這會兒吃了自己那副身子估計又得繼續折騰幾天。於是乎就自發奇想弄杯枸杞紅棗水喝一下。以形補形?唉,自我安慰一下也不錯。

就是邊洗豬骨頭和蓮藕邊責怪自己:怎麼當時就沒有認真讀一下標籤上的名字呢?人家都寫著了「雙蓮紅豆豬展湯」了。但是其實歷歷在目的是那透明保鮮膜下大塊的蓮藕啊。

洗好了煲湯料才去按開熱水瓶,這樣待會兒把枸杞紅棗桂圓洗好了就正好可以用開水沖開。四顆紅棗,一把枸杞,一把桂圓,正準備拿去沖洗一下,忽然就想起紅棗要去核,不然會引起上火。我拿起剪刀就著紅棗核大概的位置,先是右邊剪一下,再旋轉一下棗身,讓棗核到我食指和姆指間,又剪了一下,棗核尾部也剪一下,最後頂部也剪一下,看到幾乎光禿禿的棗核,這才捨得扔掉。

剪完一個又剪下一個,剪著剪著,回想起剛剛在mall裡發生的事,現在還心有餘悸……

我一如既往買了份報紙和一杯咖啡到mall裡看,我當時已經快看了,就剩下一本週刊。就在我拿起咖啡打算先喝口的時候,手不知道怎麼就滑了,就看著咖啡杯杯蓋朝下直直摔到了地上,我趕緊伸手去抓杯身,這會兒好了,咖啡杯蓋上的那個開口更像水龍頭般,湧出一股咖啡,這會兒紙杯裡的咖啡是真的全倒出來了! 我慌慌張張地把我包裡的一包紙巾全掏出來扔在那灘咖啡上,但是不管用啊!我趕緊拿出錢包,想跑進dollaram裡買紙巾去,可是我一抬頭看到那等付錢的隊排得老長,我趕緊朝另外一邊的海味店走去,是個華人。我問有沒有紙巾,我把咖啡灑了,弄得到處都是。他們就和我說,沒有呢,就留在那好了,快關門了,待會兒就會有清潔工來收拾的。

我聽罷趕緊跑到另外一家賣地毯的,是中東人那種膚色的人種。我說「Excuse me, I’m sorry I just split the coffee on the floor. Do you have napkin?」

「Napkin? No… No worry. Someone will come to clean it soon.」

我當時已經心急如焚了。我趕緊走到旁邊賣麵包的那家店。我常來。小姊姊們都認得我了。

「你要點乜啊?」

我望著那個應該是老闆娘的,我就有點語無倫次地說:

「是老闆娘嗎?老闆娘,我能不能和你要些紙?我剛把咖啡灑到地上了,我想清理一下。我可以付錢的。」

「紙?吶!給你。要多少拿多少。」老闆娘雙手舉著那種廁所擦手紙,越過展覽式冰櫃,朝我遞來。

「謝謝啊!太謝謝了!」我邊扯著紙,邊說著。我想再扯多點,但我怕她不願意了。

「待會兒不夠你再回來拿。」

我正朝那個在收銀機上小費罐裡扔小費。

我急匆匆跑回去,把紙分成兩半,擦了一次,又再擦一次。雖然還是有點濕,但最起碼一會兒就會乾了,不會產生危險。

我面前的dollarama拉閘了。我看了看時間,已經5點了。

鍋裡的水開了,我把湯料小心地一件一件放進水裡,生怕被開水濺到。另外一邊熱水瓶的水也沸騰了起來,我趕緊把手洗了洗。

用調羹把紅棗枸杞桂圓舀到窄口的保溫瓶裡,一次不能舀太多,分了好幾次才舀乾淨,然後往裡面倒開水,那聲音像不像從前,那種用水壺燒開了水,往熱水瓶裡倒水的聲音。它聲音還大些。

擰緊蓋子。把剛剛裝煲湯料的碗和洗枸杞紅棗桂圓的碗洗了一下,走到那鍋湯前,用湯勺攪了幾下,只見最開始放下去的紅豆蓮子順著中間泉湧般的熱水翻滾了起來。就這樣上來,又從四周沉了下去,又從中心湧了起來,如此往返,像是水中煙花。

就這樣,我能望著看很久……

2019年1月12日

剛從朋友家吃完火鍋回來。每次她約我我都多番推搪,這次她說最近在減肥,等我們吃火鍋之前先去運動下;聽她這個意思我就答應去了。沒錯,我就是那個一吃火鍋就會忍不住吃很多的人。

吃火鍋的時候,咱們還在youtube上看了《邪不壓正》,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家電視機質量比較好的關係,畫質相當的清晰。就是吃著熱騰騰的四川風味的火鍋同時,還要想著跟上姜文的節奏,著實讓人吃力。

電影一上來就是姜文和廖凡一起坐在一盤直冒熱氣得的餃子前,只聽到他們其中一人說,

「能寫出來的還叫心裡話麼?」

「下賤!」兩人異口同聲地說了出來,之後仰頭而笑。

其實我真的沒有看得太懂整套戲表達了什麼,每次還未來得及想明白其中一個情節,電影已經跳到了下一幀。就這樣,一個疑問蓋過了一個疑問,那我索性就不想它想表達什麼了。就跟著他無厘頭地走下去吧。聽著他們略顯「做作」的臺詞對白,誇張地又笑又哭,還在屋頂上飛簷走壁的,這還不止,許晴和周韻這一紅一白的玫瑰為了彭于晏這塊小鮮肉上上刀山下火海的。

吃著火鍋,湯汁濺到白色的毛衣上了。就在我去廁所處理一下污漬一會兒功夫,出來就看到彭于晏和廖凡兩人在那打了起來。廖凡的頭和屁股都插上了窗戶破碎的玻璃,彭于晏也被踢了下面私處瞬間變得無力被廖凡直打幾拳。兩人甚至互摳對方的眼睛,抓著對方的一個手指使勁甩,甩的對方的手臂像繩子一樣,像人們重重的把長繩甩到地上,整個身體跟隨著手臂,再到手指,都被甩動了起來,像波浪狀一樣起起伏伏。怎麼能夠想像那種疼。

誇張也好,真實也罷,總之就是印證了從前聽過一個學武功的人在電視裡說的那樣,「你們看到的武功,都不是真正的武功,不是用來打人的。真正用來打人的武功,都是非常難看的。」具體的話我不敢肯定百分百和這一樣,但就是那個意思,難看。

最後兩個美女,一個跳下了城樓,另外一個也不願跟彭于晏遠走高飛,只說「我能夠找到你的」。

剩下一個似乎一輩子都搞不清楚自己的人生的彭于晏站在那喊著。

火鍋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熄了火。我還是沒有太懂。嗯…..感覺姜文的電影就像王小波的書一樣,思想相當的前衛,不太懂。

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半有多了,幫忙收拾了一下,就準備回家了。哈,說好的運動呢?算了,今天是臘八,就當是過節吧~朋友可逗了,她和她爸媽語音視頻,她媽媽就問她有沒有吃臘八粥啊?

「不吃臘八粥,我們吃臘八火鍋。」

 

 

2019年1月11日

臨去洗澡前,把壓在一堆書啊信啊筆記本啊報紙啊下面的一沓相片抽了起來。它們是用一個信封裝著的,上面印著「Kodak」等字樣和logo,還有條形碼。在下面的信息欄裡寫著我拿去曬相(洗照片)的日期,還有我的名字和手機號碼。至於再下面一些的關於卷數、相紙、交卷類型以及爆光都一併掠過了,直接跳到了最後面的「Instructions」一欄,上面寫著:2 Rolls,24 exp 和dev+print,還貼了代表我那兩卷膠卷的號碼條;最後再來一個大大的paid外圍一個圈。

似曾相識的感覺,似童年時還沒有數碼相機的那個時候。也是這樣一沓相片拿個信封裝著,那時一次性如果照片曬得量多,相舖還會贈送相冊,就是那種4×6的封面是柯達還是富士的,時而逝黃色,時而綠色。雖然樸素簡單,但是誰都喜歡。

我喜歡把照片一張一張塞進透明塑料紙的那個過程,還要正反兩面都放,才能放得多。但即便這樣,印象裡父母每次還是會再買多幾本相冊。

這些照片是我剛搬來多倫多幾個月,去年六月份拿去曬的。當時我還特地google了一下,找了間離家最近的一個去。當時還沒買車,我下了公交車,走過橋底,跟著google地圖還走過了那個不起眼的小路口,又倒了回來,往裡走,經過的店鋪不是做點心批發,就是餐具批發的,我當時都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又走錯了。

店舖很狹窄,不過牆上都掛著錶在相框裡的照片,架子上還有那種metal print,也沒人,就是聽到裏屋傳來一些打印機打印東西的聲音。可能是老闆聽到聲響走了出來,是個華裔女老闆。我們倆用英文說的話。

她就告訴我最起碼要一週才能拿到照片,到時會打電話預先通知。我大概問了下價錢,最後具體付了多少錢我忘了,但是兩卷膠卷加起來應該沒有超過$20。倒是在最後老闆在信封上寫東西像是突然想起來,問我只有matte還是luster的相紙有沒有問題,我說OK啊。

最後臨走的時候,我看價錢我還可以承受我就問了一句如果是那種120的中畫幅的,大概要多少錢。她說得先問問那個人現在還曬不曬120的,價格也暫時不好說。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星期,我才去取得照片。一份是黑白的,另外一份是我用叫twinimagesmaker的lomo相機拍的。沒想到照片出來,效果出奇的美。無論是顏色,還是相機所要呈現的創造效果:它可以在你創造一張照片上,在左半部分和有半部分,分別進行曝光,所以你可以在照完左邊一部分,再換一個場景,照右邊一部分。最後照片洗出來,就彷彿你用photoshop把兩張照片拼圖到一張裡面了。其實是照出來的!它還有一個效果,就是你按一下快門,左右兩半部分的圖像大致相同,但又會有點像是因為輕微移了位置的不同視角,有些不一樣。

所以當我去取照片的時候,女老闆就很驚奇的問我是怎麼做到的。我當時也不記得這個相機叫什麼,我就翻自己的ins,把之前剛買來時拍了它還在包裝盒裡的那張照片找了出來,給老闆看。她直言自己做這行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相機。

我也沒有見過,這是我在倫敦的一年一度的專門賣二手相機的Vintage Camera Shows上賣的,我當時還把最後一個紅色機身買到了。我還花了70多刀賣了另外一個中畫幅相機,後來我去downtown的一家相舖也把相片曬出來了。

後來臨走的時候,這個女老闆還從冰箱裡給我拿來兩卷膠卷免費送我。她說這是過期膠卷,一回家就把它們放到冰箱去,其實還可以用的。

「我有聽過!據說拍出來的效果有的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這膠卷現也是在這個奇特的lomo相機裡,只是一直沒拍完。其實這沓相片裡的黑白照那一輯也是。

我記得當時快畢業了,教授請來一些從我們專業畢業後在攝影這個行業做的比較成功的師兄師姐來作客,給我們傳授經驗。大部分他們都有使用菲林相機的經驗,有些甚至當時學的時候就是處於菲林相機時代。其中有一個女婚紗攝影師,她不少作品都是用菲林相機拍攝的,這讓我心血來潮的很想試試。

我們學校都有相機可以外借,我就借了架佳能的菲林相機,我不記得是什麼型號的了,但是是個經典款。就是我還得自己去買膠卷,我是跑到一個越南人開的相舖裡去尋的,因為當時每次搭公交車經過,都能看到那招牌上寫有「film」還是「Kodak」。老闆說現在我店裡都不買菲林了。不過我可以看看還有沒有。於是他就在抽屜裡翻來翻去,翻到了一卷黑白膠卷。老闆估計對菲林很有研究,他問我妳會不會用這相機啊?

我還真的不會,我到現在還沒搞清楚為什麼菲林要分不同的iso。於是乎老闆給我把膠卷裝了進去,還教我怎麼去對焦。我這個菲林相機屬於比較專業的,還可以調iso。他又給我講解了下怎麼去判斷該使用哪個iso。說真的,我覺得這比用數碼相機難多了。以至於到了現在,每次我哪怕突然想用菲林相機拍照,我得再上網查一遍怎麼裝菲林進去。

後來這卷膠卷拍了好久,直到我要還相機了的那天,我刷刷的拍了好多張照片,都是我當時上課的課室這些場所,還有老師和同學。沒想到,後來取相片看到這些畫面的時候,它倒顯得珍貴了起來。

裡面有幾張是我給我房東和她兒子拍的,那時她兒子還要做嬰兒車,現在都能喊我阿姨了。我在他們剛從中國回來時,夾在了一張賀卡裡,給他們寄信寄了過去。

我怎麼就突然想起要把它們翻出來了呢?是因為今天同事說如果妳真的喜歡做這些,你就好好去發展下,投投稿啊,搞不好拿獎就出名了,你也不用發愁了。

哈哈,我自知不是什麼天賦異稟的藝術家。不過既然都放在那那麼久了,就整理一下也好。有些時候呢,寫出來才不會偷懶又躲過去了。

星期天休息就把它掃描到電腦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