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

boss話,要為自己噶人生規劃下。比如話,未來十年,要想過一個點噶生活,然後係呢十年內,每兩三年實現一個目標。而係呢個過程中,個大目標係可能會改噶,可能因為自己噶性格興趣問題,係去唔到果個目標噶,咁就要改變啦。至於讀書,唔一定要話即刻去讀翻,其實又可以等度工作到一定時間,有需要啦再去讀都未遲。

之前自己幫公司另外一本週刊寫噶專訪出街啦,今日專登去佐買本雜誌,可惜我寫噶果篇,唔係相裡面果本度啦。

boss話呢行好細噶嘖,同時觀眾對紙媒噶熱愛程度逐漸被其他媒介分散佐,可能以後亦無咩機會會入度更加好噶公司。

但係我好似對呢行幾有興趣喔。

「你做做下,穩定佐落黎摞度身份,你就唔會滿意依家賺噶啦。你無辦法靠呢份工資養起頭家。」

我一直都以為我係一個好清楚自己想要咩野噶人,但原來我唔係呃。可能因為我發現我想要噶,我已經無辦法去靠自己噶努力而獲得。點解細個噶時候,老師教噶道理,換到依家噶社會,就好似一堆廢話呢。

琴日朋友距男朋友因為晚黑要公司聚餐,無辦法陪度距就叫我上距度陪距。距仲好驚我唔肯去,煮曬飯卑我吃。其實係距地噶柏文度,都係我係度睇報紙,距係度煲劇。星期五噶報紙好多內容,睇下睇下,距就忍唔住問「還沒看完啊?」

「差不多了。」

「哎呀,我想他了。」

霖起之前約睇7點後噶戲,距次次都話要翻屋企同男朋友吃飯,可能距真係好唔慣吧。

琴晚出去吃佐碗麵,有鴛鴦飲喔。雖然驚訓唔著,但係都係點佐黎飲,跟餐免費送噶。茶味重點,唔知點解係摞不鏽鋼杯裝噶喔。朋友就話隔熱吖,又唔驚打爛。

唔知呢,唔知點解總係會唔同。傳統噶野會因為時間推移,或進化,或消失。原因呢?

 

 

 

 

IMG-9571

 

2018年12月12日

今日同事抽住兩袋飯盒翻黎,話「有下午茶吃吖」。

我即刻就問,「係咪蛋撻係咪蛋撻?」

「無蛋撻吖……不過有粽。」

「粽?好耶!我要吃粽!」

……

「咦?有藍色繩同白色繩綁住,邊個打邊個?」

「呃……白色噶係咸肉粽,藍色噶係紅豆吖。」

「我要吃肉噶~」

「我又想吃肉噶。」

點粽新鮮滾熱剌,我又未吃中午飯,但係我又驚就咁打開塊葉會搞到張台濕曬,於是我急急腳衝去Pantry摞佐點抹手紙,跟住又跑翻入辦公室,我boss指住我,「你睇下距!」

我跟住騎定定。

「你真係失曬你噶矜持……」

「我不嬲都唔矜持,係你地以為我矜持嘖麼!」

跟著我就等唔切咁翻埋位度,解開條繩,點葉一滅就勒了,我筷子一落去就夾到個鹹蛋黃,放落個口度,再來一下,就挖到個肥豬肉,我就一啖粽加肥豬肉,一啖粽加鹹蛋黃,完全已經理會唔度其他同事係度揀蝦餃燒賣地。

隱約聽到我地經理係度讚「我望住距地係度親手包架……」

「哇!咁我地咪好好彩?吃到新鮮噶!」

可能太耐無吃過咁新鮮熱剌又軟熟噶粽了,思緒一下子就翻翻細個果陣,仲住係巷仔噶時候。果陣住噶果棟樓得6層樓咁高,我地住係5樓。樓下對面就係一間買粽噶舖。因為間鋪頭要上幾級樓梯,所以次次經過好似都係見到有點盆吖,凳仔吖,蒸包架咁噶野吖。我記得以前成日時不時都可以吃到唔同噶早餐,有時候就會吃粽。

「我唔記得了。果陣真係好細個。2000年?我淨係記得個粽好大個。」

「鹹水粽?」

「鹹水粽……? 又好似唔係喔……」

但係印象中,次次吃親都係凍噶,有點硬,仲會比較鹹。屋企人有時經過見到就買翻黎,跟著第朝早晨再煎翻黎點豉油吃。只不過我次次都係最遲起床果個。

唔知呢,今日個粽夠曬鹹,但係我竟然下意識噶霖下,應該要倒下豉油,卑我做下個動作都好。

「吖!我記翻起啦!叫裹蒸粽吖!」

「裹蒸粽好大件噶喔……」

 

 

2018年12月11日

今天早上去一個新聞發佈會,我以為是在一個mall裡,一走進去,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就好像回到從前在St. Catharines的Pen Centre,或者London的 Masonville,安靜的店鋪一個接著一個,沒什麼太多逛街購物的人,於是……自己可以暖黃的燈光下走過一個個櫥窗,裡面的模特穿著的衣服總是讓人充滿了購物的慾望。還有那咖啡店,坐滿了長者。

我本來就想著說今天要往多倫多這邊走,會很塞車,預了40分鐘在路上,但是意外地很順暢,停車的時候就想要去買杯咖啡喝。只是我在mall裡走了大半圈,猜到自己是走錯了,就問了下Help Desk,原來是在mall旁邊的一棟寫字樓裡。

於是咖啡就沒有買了。

從mall走到寫字樓有小段路要走,而自己又穿著一雙買了幾年但穿過不超過5次的高跟鞋,此時天空又下起了小雪,我小步慢慢地走。想起以前這個時候,路上都是積雪了;想起以前從mall 出來甚少要等車駛過就可以過馬路了;想起以前好喜歡買高跟鞋但都沒機會穿,因為怕弄髒它了也沒什麼場合穿;想起剛搬來多倫多的時候,我坐在公交車去上班的路上,看著街上來往的人,心裡在感嘆,原來加拿大真的有這麼多的華人,我現在也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個了,好不好呢?

我還想起了……過去每到聖誕節或著春節,自己難免落寞。不過現在能天天看到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的中國人,能在超市裡買到組合好的煲湯料所以每個星期都可以給自己煲湯喝了,能聽到粵語電臺看到華語電影了,能……學以致用在工作中找到自我存在感了……我真的沒有那麼失落了,沒有那麼天真爛漫了,也沒有那麼寧靜了。

那,你呢?

當然,我偶爾還是會想去去湖邊走走,去Jack Astor’s喝啤酒,去Tim Hortons買donut……

今天我吃的蘋果,又爽口又甜,想起以前我都喜歡吃粉的。如果以後我還年輕,還有機會,我想能夠去香港生活上一段時間。也許那時我會開心些。

多倫多的雪,總是下得這般猶豫不決的。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要開車的司機,不敢盡情地喝下那杯酒,也找不到一個理由讓自己不醉不歸。

感覺就似聽到聲音可惜觸不到,但你一站在人群裡便會把你看到。

 

 

 

 

 

 

 

 

我沒有六呎高,但我會對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