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8日

我最近不怎麼喜歡用微信找人了,有什麼事情要找對方就朝對方打電話。比如說我boss找我有事打的語音電話我錯過了,我一見馬上就是按電話回去。比如說我昨晚給我房東太太買髮膠,我站在琳瑯滿目的貨架前面,在想是要買噴霧型的呢,還是塗抹型的?是要挑給卷髮用的還是挑適用於所有頭髮的呢?買潘婷的好還是歐萊雅的呢?

打字好呢還是語音呢?

還是一個電話打過去,解決了。就買潘婷那款塗抹型的。

也許這樣的改變,對於我而言,是件好事。

 

今早去了公民入籍宣誓儀式。對,我一個非加拿大籍且不是永久居民拿著open工簽的新聞工作者,去參加了一個加拿大公民入籍宣誓儀式。恰逢農曆新年,儀式開始前特地進行了舞獅表演。誒,可不是中國人敲鑼打鼓舞的獅,而是一個黑人小哥和棕色小哥打得鼓,一個亞裔戴眼鏡的女人敲的鑼。至於舞獅的兩個高大中東那邊膚色的小哥,舞完獅還未來得及退場,已經沒忍住取下獅子,變腼腆地笑著邊喘氣。哈!平時都沒注意到原來一頭獅子兩個人舞,後面那個人全程都是拱著腰的,興許是這兩個太高了。不過剛剛那獅子屁股扭得可起勁。

大家都看得可樂了,小孩子害怕又大笑地躲著沖他們懟過來的獅子頭,還有一些人襯獅子在過道裡走來時,就把頭靠向獅子,來了個自拍。

可不曉得他們多麼得愛傳統農曆春節裡的這些大獅子。就像咱們愛那聖誕老人和他的一群鹿一樣。

全場座無虛席,大家都在期待著10點的來臨,宣誓的來臨。現場中國人的面孔倒不多。前面移民法官在說話,我拍完照往回走,一個穆斯林戴頭巾的女人朝我遞過手機,眼睛和手都是在請求我能不能到前面給她拍下說話的那些人。我接過手機,把相機單邊掛到右肩,上前去替她拍下了移民法官說話多多樣子。

我相信,這是加拿大這個國家吸引人的地方。

宣誓的時候,他們都舉著右手,跟著移民法官念誓詞,無論是否新公民。我雙手拿著相機,聽著他們大概先念的是法語,接著是英語,聲音變得洪亮。很短的一段話,我卻不禁地眼角濕潤了起來。

我覺得其實我不是一個好的工作者,因為我過於感性。當然我是趕緊地舉起照相機,尋找對象,避免了流淚。

移民法官先是來到坐輪椅的老人家面前,蹲下朝她遞過入籍證書。她開心地笑了,她可能什麼都沒聽懂,但是她現在懂了。她望了望手上的證書和加拿大國旗,抬頭剛好望向我,毫不掩飾自己的牙齒笑了,笑得很開心,彎起了眼睛。然後又轉到右邊,周圍的人都望著她笑,她頭又轉到左邊,又望向了我。她後面的那個年輕女人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過頭去。

「Congratulations.」

Congratulations.

我怕再多待一會兒我會收不住情緒,趕緊走開了。

有多少人,為了這一天奮鬥著?其實……磨掉了這麼多年時光之後,早已習慣了這裡的空氣,回去,那已經是廊橋遺夢罷了。

 

「I swear that I will faithful and bear true allegiance to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Ⅱ, Queen of Canada, Her Heirs and Successors, and that I will faithfully observe the laws of Canada and fulfil my duties as a Canadian Citize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