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8日

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遇到過最大的一場雪。

來加拿大快5年了。

停車場的積雪已經沒過了我的腳踝,就快有我穿的中長靴那麼高了。掃好雪坐進車裡一關門,竟然關不上,乍一看才發現那雪已經高到門檻處,車門契合不上。我只能用手把門檻上的雪撥一撥,啪一聲關上了! 倒車出去,車尾向右擺,倒到正好車頭與另一輛車尾平行,就倒不出去了。我猛踩油門,那引擎聲混著暖氣呼呼聲,聽起來就像失去了威風的雄獅在低聲怒吼。我見沒反應,我又往前開了回去,再往後倒了一次,這次就出去了。

出去是出去了,但是車子再一次又開不動了。只見前方路漫漫,都是積雪。從我車頭到那兩條若隱若現的輪胎痕跡,還隔著最起碼4輛車的距離。我猛踩油門,但是馬力完全上不去,因為車子自動開啟了防滑系統,指標盤左邊那指示燈一直在閃。我想了想,倒了倒車,再踩油門,車子突然就像在滑翔道一樣滑了出去,直接滑倒前方那兩條車胎軌跡上。

戰戰兢兢地開上了馬路,又發現剛掃好雪的車尾玻璃上被一整雪塊遮住了。我害怕啊。我趕緊找了個路口拐了進去,下去又重新掃了一次。開回馬路上,又來一塊雪塊,我只能等著發熱線解凍它了。

前方的雪夾風,呈巨大田螺狀在我前方不斷旋轉著,彷彿看到白色龍捲風的風眼。順著路上凌亂的車胎痕跡望去,看著它消失在白茫茫的風雪中。這才叫「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呀。」

開著開著,突然一個穿著黑色長羽絨外套戴帽子橙色圍巾的女性出現在馬路上,我第一反應是她是不是在求助?是不是回不了家啊?還未容得我仔細去想,已經超過了她。眼睛一撇,才看到行人道已經消失。那雪估計得有到人的大腿那麼高。

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油箱測量那顯示,已經低於一半了。不行不行,我得趕緊去加油站把油加滿,明兒出門前還得記得帶上幾包薯片儲存在車裡,以防萬一吶!

回到家停車時更哭笑不得,想著就這樣輾過那有三分之二輪胎那麼高的積雪吧,反正車子得停在那。可是我衝了機米,車尾卡在人行道處,任憑我怎麼踩油門,紋絲不動。我只能硬著頭皮下來,看到門口有雪鏟,操起來就鏟車頭前的雪。車燈直射著前方,倒好像也沒那麼冷了。還好,剛下的雪,很鬆,輕輕朝底下鏟起來,鏟著鏟著,一下又一下,一層又一層,就這樣鏟出來半輛車那麼長的空地。把雪鏟放回原位,上車。往前一開,車子停好了。

回到家,只見室友衝出來,「oh my god! the weather is so bad ….」,兩個人像是剛從鬼門關走回來一般,說著自己剛剛的「漂流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