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6日

夜裡去了一個河南人唱豫劇的晚宴,卻看了齣粵劇,《帝女花》。百聞,但一見。大屏幕裡,花旦和小生的一顰一簇,盡顯無疑。我就這樣一邊手臂靠在椅背上,仰望著,看到小生依依不捨地去輕輕拉扯花旦那白色遮住了手的長袖,怎知花旦也輕輕地把手往後退了一下。只見本就垂墜著的袖子滑落了下來,像拋甩了出來的白綢緞,搖曳了起來。

她又唱一句,算是回答了他的話。整個表演接近尾聲了,我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杯,抬頭喝了好幾口。

我聽懂了沒有?沒有。我喜歡麼?很喜歡。

早晨還去了個慶祝春節的開幕禮。現場有用淡粉色膠質小桃花佈置成的「桃花樓」,從地面一直伸至兩層高的玻璃天花頂。樓下搭的拱形棚架上綁滿了粉紅色的絲帶,絲帶上還有人們寫的願望。

我想,底下如果是河流,那這座是不是就是「許願橋」了?像不像七夕裡的鵲橋?

上有桃花樓,下有許願橋,還有那星羅棋布的紅色燈籠,誰人不愛這般浪漫清新的春節。

他單膝跪地,那無名指戴著戒指的左手不斷撫摸著白色穿著紅色衣服的服務犬的頭。只見服務犬微微仰起頭來。他就那樣低頭又略帶疼惜地望著服務犬,全然不知相機鏡頭保安助理都在盯著他。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站了起來,和觀眾微笑合照。

白天,黑夜,周而復始,生生息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