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4日

挺喜歡等火車的那一片刻的。公司附近就有條鐵軌,碰上一兩次都得等上10分鐘左右的。每次都是雙手垂下,兩眼四周掃視,視線又重新回到駛過的一節節車廂,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運貨的深色鐵皮車廂。和鐵軌摩擦發出帶節奏的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雪剛好飄了起來,在前面紅色剎車燈光的照映下,緩緩地落在我眼前的玻璃上。還未來得及看清,它便化了。一片又一片,頭再往前伸點,看到架飛機緩緩在上空掠過,都是飛機身上的指示燈。

外面冷,車子啟動了大概一首歌的時間才開到路上來的,還是覺得冷,冷冰冰的方向盤不願扶著。這會兒剛好,把手縮到大腿間,暖氣呼呼呼地在靜止的車里吹著。聽電台的音量已經從13換成了15。就這樣讓我一直等著吧。

不趕時間的感覺真好,也不用掉車頭往回走。

到家琢磨著要不要做魚吃。同事去Montreal冰釣也不忘分我們一些,就是魚那麼大條我一個人可怎麼做來吃,但是腦海裡卻一直跑出來一鍋奶白色的魚湯,裡面有些豆腐和芫茜,真香。

芫茜豆腐都沒有,倒是有蔥薑,那我就做薑蔥煎魚吧。從速凍裡拿出整袋魚,打開才發現裡面有好幾條小的,正好適合我一個人做著吃。我把它們身上的冰用水沖沖,再放到微波爐裡解凍,3分鐘。切碎薑蔥,下油熱鍋。

喲!這魚被「解凍」得快熟了!但我還是按著教程裡提到的「切頭切尾開膛破肚」,就是畢竟是我第一次干這個,想起解凍前它們還呈著最後游動一刻的形體,此刻望著它們的眼珠,我竟也是覺得自己殘忍。國內買的魚都是清理乾淨了的,回家洗洗就好。來了加拿大也就是只買過速凍魚柳一樣的白色無骨魚肉來吃。

魚肉有點熟了,開膛刀一下去,內臟也自己流出來了。電磁爐灶剛開了又關,這會兒油已經燙的不行,我趕緊用刀把蔥薑從底抄起投到鍋裡。

嗤嗤響聲,嘻嘻~我可是圍了圍裙,不怕!鍋鏟翻炒了一下,聞到薑蔥的香味了,我又用筷子把開膛過的魚一條一條放到平底鍋上。煎了一會兒,幫它們翻翻身,肉色有點金黃了。

就是也不知道該放什麼調味料。說黃酒可以去腥,加了些。生抽應該可以帶點鮮味出來,可是我卻拿起了瓶美極鮮倒了些進去。也罷。要不再撒點鹽?對了,要打芡!我趕緊朝櫃裡翻,哈!還在。我倒了些進小盤裡,加了些冷水,就直接用手指去攪動了幾下就攪勻攪開了。原來用什麼調羹筷子都不如手來得快,攪得勻,還不起塊。

往鍋裡一灑,又加了一點水下去,不一會兒就看到湯汁變成了蜂蜜顏色般的膠裝芡汁了。

可以起鍋了!

也許是好久沒吃過像國內買的那種帶魚皮骨頭的魚了,覺得自己做得真好吃。

苦中作樂,也不過如此了。

 

怪我太愛驚喜/難免直覺入戲

誰不曾嬉戲/誰只敢放棄

心不能息/情不能惜

不要走/不要回頭

低下眉頭/在你心口

足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