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3日

回到社里,我洋洋灑灑地寫了一千多字。我覺得自己好厲害了,才用了一個小時多點。怎知三位已經在這行浸泡了十幾年的資深媒體人閱讀完我寫的稿子,輪番上陣給我上課來了。

先是boss直指找不到重點在哪裡,而且有些地方犯了技術性錯誤,怎麼能說市議員向省府或聯邦政府動議?我趕緊解釋,其實人家說的是「建議」。

「既然人地講噶係建議,點解你要用「動議」呢?」

「我只係覺得政府人員「建議」呢一個過程,有一個專有術語去形容。」

主編趕緊補充,「「動議」這個詞表達的意思沒錯,但是只能在他自己的級別裡「動議」,省議員就能在省府「動議」,國會議員對聯邦政府亦同理。而建議,就是誰都可以,我也可以向總理建議。」

我猛點頭,保證下次不犯低級錯誤,多些詢問。其實我是想稍微深化他的觀點,但是一來我的知識儲備不夠,二來我的文筆還不成熟,所以對他意思的轉述有一定的偏差。其實我覺得他的觀點就可以是今天我這篇稿子的重點,因為我實在無法去寫一個警員用一句「我會多派人下來巡邏」回答了數個問題的這樣一個事實。 但是確實,每次別人問警察問題,我也問我自己,如果我是警察,我會怎麼回答?我竟然也是無言以對,哪怕在心裡。

所以沒錯,問題不在警隊。

坐我旁邊的大哥不斷地在敲字,我心裡琢磨著完了,真的這麼不堪入目嗎,要讓他這個「標題聖手」大費周章地在這廂給我改推微信公眾號的內文,另一廂我boss還在審閱我要見報的版本。

「好了發了預覽了,大家都看看吧。」

我自然迫不及待地點開自己寫的那條,只見大哥把它改成了問答模式,刪繁就簡,字裡行間格式都有所不同,整個版面變得相當講究。

「終於不像一盤沙子了。」

我歡呼雀躍地說大哥你好厲害啊!簡直就是把一盤草變成了一盤菜。或者文雅點,就像一盤雜菜,先挑挑揀揀,再加了dressing,瞬間變成了一盤有主次之分的生果蔬菜沙拉。

只是一整天只做了一個採訪,寫了一篇稿子,實在對不住同事幫忙分擔了本來屬於我的任務。這份「洋洋灑灑」,也只能是濫竽充數,我真的是還要再經歷很長的一段時間歷練,才能像他們一樣,一針見血,寫出上萬點擊量的文章。

願老天能成人之美。

「還有不是萬錦市第xxx區警察,而是約克區第xx分局警察。他們都是約克區警察,但是有些管萬錦市,有些管烈市。」

「噢……是我錯了。」

「乜叫留卑警方同罪犯交涉啊?」

「距原話係Call the police right away and let the police deal with the suspects. Sorry 我可能直译左…… 」

洋洋纚纚没有用,千把字没有用,记住原话没有用。精准把握才有用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