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6日

boss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鏟車前後方玻璃上的冰,一邊聽電話一邊看著玻璃上有像刮痕的水漬,順著雪刮反覆交錯著,忍不住用手指觸碰一下它們,生怕玻璃真的被刮花了。

最近發生了連環爆竊案,boss讓我去看看。微信給我傳來現場圖片,玻璃門碎了一地。我開車去的時候還心想會不會都關門整頓了。但後來證實是我多慮了,都是新的玻璃門。我站在店舖外面給boss打電話,也就是那麼一下下的時間,我的眼睛都被刮出了眼淚。只是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就是我出門看了看天氣,顯示零下1攝氏度,跟昨天零上2攝氏度就差了個….3攝氏度?我當時可沒算過來,索性就和昨天穿的一樣,九分闊腿褲,上身薄線衫,套了個外套就出門了。這會兒風從我的褲腳鑽了進來,把我褲子吹得緊緊地貼著我雙腿。再加上我今天還扎了個高馬尾,風在脖間飛舞,耳朵吹得又凍,還嗡嗡作響。

我還是進去採訪他們了。去得第一間店舖當時裡面沒有人,我試著去拉門,是鎖著的,儘管open sign 亮著。店裡的人看見我站在門口,這才敢來開門讓我進去。我就大概表示了下自己的來訪目的,又問了幾個問題,隨後第一檯客人來了,我就走了。本想採訪下客人,但是店主不想客人被打擾,遂放棄。

第二間店舖裡進去時已有幾檯客人。老闆是個越南人,我們用英語對話。也是問了些問題,就是每次和她再次確認回答的內容的時候,對比之前回答的都會有偏差出入,以至於我得把問題又一個一個提出來問第三遍。也許她是把這次發生的盜竊和一個月前發生的那起混淆在一起了。

走的時候,拍了拍店舖外面的照片,就回到了車上,這才看到自己臉上的粉底混著剛剛流的眼淚,在臉上形成了一道異常明顯的淚痕。我邊補妝邊想,如果以後常要做這類的新聞,我是不是該換個防水的粉底才行?

也許這樣的採訪對於許多新聞工作者來說,是家常便飯,但對於我來說某種意義上是第一次,畢竟不是去出席各別的商會或論壇,照個照片就完事了。像爆竊這樣的新聞,要多方了解,上門拜訪,甚至他們說的話並不一定是事實的全部,還得自己去查證。回到公司也得自己組織語言把整個過程整合成新聞。boss後來也說以後還可以從管理處等角度再去深入些。

我覺得這才是這份工作的精髓部分。嗯,還有點像天天看到的CP24播的那些現場即時新聞,就是不用出鏡而已。

後來在寫稿的時候,又多了一宗搶劫案,換成了電話採訪,他說的十分具體,但當我問他:

「你當時係唔係現場啊?」

「唔係。」

「你係指你當時係後面廚房等其他位置,抑或係你冇上班?」

「我冇上班。」

「咁呢點都係你點同事描述翻俾你聽嘅?」

「係。」

「咁你頭銜話你睇過監控錄像,呢點描述同你睇度嘅錄像一唔一樣吖?」

「一樣嘅。」

「唔該曬你。」

「可唔可以唔好提度個名吖?」

「姓都唔想。」

「唔想。」

「OK吖冇問題。唔該曬你。」

所以,我希望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件要趕往現場,除了現在要做的這些事,我能不能也看看那監控錄像呢?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