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1日

臨去洗澡前,把壓在一堆書啊信啊筆記本啊報紙啊下面的一沓相片抽了起來。它們是用一個信封裝著的,上面印著「Kodak」等字樣和logo,還有條形碼。在下面的信息欄裡寫著我拿去曬相(洗照片)的日期,還有我的名字和手機號碼。至於再下面一些的關於卷數、相紙、交卷類型以及爆光都一併掠過了,直接跳到了最後面的「Instructions」一欄,上面寫著:2 Rolls,24 exp 和dev+print,還貼了代表我那兩卷膠卷的號碼條;最後再來一個大大的paid外圍一個圈。

似曾相識的感覺,似童年時還沒有數碼相機的那個時候。也是這樣一沓相片拿個信封裝著,那時一次性如果照片曬得量多,相舖還會贈送相冊,就是那種4×6的封面是柯達還是富士的,時而逝黃色,時而綠色。雖然樸素簡單,但是誰都喜歡。

我喜歡把照片一張一張塞進透明塑料紙的那個過程,還要正反兩面都放,才能放得多。但即便這樣,印象裡父母每次還是會再買多幾本相冊。

這些照片是我剛搬來多倫多幾個月,去年六月份拿去曬的。當時我還特地google了一下,找了間離家最近的一個去。當時還沒買車,我下了公交車,走過橋底,跟著google地圖還走過了那個不起眼的小路口,又倒了回來,往裡走,經過的店鋪不是做點心批發,就是餐具批發的,我當時都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又走錯了。

店舖很狹窄,不過牆上都掛著錶在相框裡的照片,架子上還有那種metal print,也沒人,就是聽到裏屋傳來一些打印機打印東西的聲音。可能是老闆聽到聲響走了出來,是個華裔女老闆。我們倆用英文說的話。

她就告訴我最起碼要一週才能拿到照片,到時會打電話預先通知。我大概問了下價錢,最後具體付了多少錢我忘了,但是兩卷膠卷加起來應該沒有超過$20。倒是在最後老闆在信封上寫東西像是突然想起來,問我只有matte還是luster的相紙有沒有問題,我說OK啊。

最後臨走的時候,我看價錢我還可以承受我就問了一句如果是那種120的中畫幅的,大概要多少錢。她說得先問問那個人現在還曬不曬120的,價格也暫時不好說。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星期,我才去取得照片。一份是黑白的,另外一份是我用叫twinimagesmaker的lomo相機拍的。沒想到照片出來,效果出奇的美。無論是顏色,還是相機所要呈現的創造效果:它可以在你創造一張照片上,在左半部分和有半部分,分別進行曝光,所以你可以在照完左邊一部分,再換一個場景,照右邊一部分。最後照片洗出來,就彷彿你用photoshop把兩張照片拼圖到一張裡面了。其實是照出來的!它還有一個效果,就是你按一下快門,左右兩半部分的圖像大致相同,但又會有點像是因為輕微移了位置的不同視角,有些不一樣。

所以當我去取照片的時候,女老闆就很驚奇的問我是怎麼做到的。我當時也不記得這個相機叫什麼,我就翻自己的ins,把之前剛買來時拍了它還在包裝盒裡的那張照片找了出來,給老闆看。她直言自己做這行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相機。

我也沒有見過,這是我在倫敦的一年一度的專門賣二手相機的Vintage Camera Shows上賣的,我當時還把最後一個紅色機身買到了。我還花了70多刀賣了另外一個中畫幅相機,後來我去downtown的一家相舖也把相片曬出來了。

後來臨走的時候,這個女老闆還從冰箱裡給我拿來兩卷膠卷免費送我。她說這是過期膠卷,一回家就把它們放到冰箱去,其實還可以用的。

「我有聽過!據說拍出來的效果有的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這膠卷現也是在這個奇特的lomo相機裡,只是一直沒拍完。其實這沓相片裡的黑白照那一輯也是。

我記得當時快畢業了,教授請來一些從我們專業畢業後在攝影這個行業做的比較成功的師兄師姐來作客,給我們傳授經驗。大部分他們都有使用菲林相機的經驗,有些甚至當時學的時候就是處於菲林相機時代。其中有一個女婚紗攝影師,她不少作品都是用菲林相機拍攝的,這讓我心血來潮的很想試試。

我們學校都有相機可以外借,我就借了架佳能的菲林相機,我不記得是什麼型號的了,但是是個經典款。就是我還得自己去買膠卷,我是跑到一個越南人開的相舖裡去尋的,因為當時每次搭公交車經過,都能看到那招牌上寫有「film」還是「Kodak」。老闆說現在我店裡都不買菲林了。不過我可以看看還有沒有。於是他就在抽屜裡翻來翻去,翻到了一卷黑白膠卷。老闆估計對菲林很有研究,他問我妳會不會用這相機啊?

我還真的不會,我到現在還沒搞清楚為什麼菲林要分不同的iso。於是乎老闆給我把膠卷裝了進去,還教我怎麼去對焦。我這個菲林相機屬於比較專業的,還可以調iso。他又給我講解了下怎麼去判斷該使用哪個iso。說真的,我覺得這比用數碼相機難多了。以至於到了現在,每次我哪怕突然想用菲林相機拍照,我得再上網查一遍怎麼裝菲林進去。

後來這卷膠卷拍了好久,直到我要還相機了的那天,我刷刷的拍了好多張照片,都是我當時上課的課室這些場所,還有老師和同學。沒想到,後來取相片看到這些畫面的時候,它倒顯得珍貴了起來。

裡面有幾張是我給我房東和她兒子拍的,那時她兒子還要做嬰兒車,現在都能喊我阿姨了。我在他們剛從中國回來時,夾在了一張賀卡裡,給他們寄信寄了過去。

我怎麼就突然想起要把它們翻出來了呢?是因為今天同事說如果妳真的喜歡做這些,你就好好去發展下,投投稿啊,搞不好拿獎就出名了,你也不用發愁了。

哈哈,我自知不是什麼天賦異稟的藝術家。不過既然都放在那那麼久了,就整理一下也好。有些時候呢,寫出來才不會偷懶又躲過去了。

星期天休息就把它掃描到電腦裡好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