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日

今日在體育館裡快走到一萬步的時候,清潔叔叔走來說十點半啦,關場了。我還以為今天也開到11點呢。

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雖然好美,但是又心有餘悸,唉,是不是該換個雪胎呢?那樣的話,愛下雪天都能愛得無所顧忌一點。

我還是跑到超市去買煲湯料了。第一次這麼晚來,超市裡安靜了不少,但是我的煲湯料也只剩下了一份眉豆豬展。照殺!爾後還找到了紅肉柚子。那天和朋友在民宿裡,她剝了給我們吃,我就心心念念了起來。

我那天匆匆地收拾了行李,今早才從倫敦開高速回來上班。回到了家放下了行李箱,吃了個臘腸炒雞蛋青豆紅蘿蔔玉米,就又出來了。

像羽毛一樣的雪花特別輕,就是等紅燈時能望著發怔,可是這會兒輪胎打滑了,我手足無措地看著它完全不受控,我也不知道我能這般 幸運又悲劇地多久。

回到家就忍不住切了柚子來吃。肉色深紅,卻沒了那天酸甜的柚子味。吃了幾瓣就把剩下的用保鮮膜裹好放進冰箱裡了。回到房間,打開行李箱把穿過的衣服放到了洗衣籃裡,起身撇到桌上放著自己剛在超市買的川貝枇杷露,就跑到廚房用鐵調羹吃了兩勺,吃完還不忘用調羹刮了刮口邊緣。每次咳嗽咳得厲害的時候都會想吃這個,而且每次吃完也確實咳得沒有那麼厲害了。

又接著把要洗的衣物用洗衣袋分裝起來,還把地掃了掃,最後才去洗的澡。

說好今晚要早點睡的,可是時間老是不夠用似的。Nah,剛買的報紙又沒來得及看了。

明天雪該化了吧?室友小弟弟告訴我車子打滑的時候,往哪方向滑就把方向盤向那方向打,腳還要輕點煞車。這真的是這樣的嗎?那我不是完全做反了?!

好像,每次以為自己學到了新東西所以下次就會安全了,可是每次到下一次又會有新狀況出現,該慶幸又覺不安啊。這日子,還那麼長,我頭皮快硬不下去了。

昨天在倫敦待了一整天,約了前房東一起去吃了Mandarin,我們足足等了一個半小時才有位置,還好這會兒她家小孩子兩歲半了,開始生性了,不怎麼鬧了,而且等我們都吃飽了他才好像突然變得很有胃口一樣。他會說「寧喜歡吃這個,寧不要吃這個,寧吃」,我當時聽成「您」(你),她媽媽就說他其實說的是自己的名字「寧」,因為小孩還不懂得分你我他。哈哈,最後大家都在拆Fortunate Cookie。新年了,想要些這樣似乎有神奇魔法的幸運物來鼓勵一下自己。

夜裡和朋友在外面吃完飯就回朋友家邊喝酒邊玩大富翁。一場遊戲,卻盡顯人生百態,哈,有一條遊戲規則是如果扔骰子如果連續三次兩顆骰子數字一樣,這個人就要進監獄,於是我就這樣還沒走完一圈就進場了;但是如果之後你又連續兩次兩顆骰子數字一樣,這個在監獄裡的人就可以出獄了,於是我又出獄了。可是我又再一次進監獄了,但是我之後又抽到一張「免死金牌」,上面寫著如果我到了要進監獄的時候,用這張牌可以免去牢獄之災,很快地這張牌就派上了用場。有的時候,還是得信命。

酒倒沒喝多少,就是那種酒精果汁飲料,好喝得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神智倒不是不清醒,就是人變得有點暈,有點鈍,有點愛說話。於是玩真心話大冒險的時候,就真心話和大冒險都清醒不了自己。就這樣一起聊天聊到三四點,期間有家屬的那位過了12點就每隔半小時要打一次電話來催人回去,分了手的那位雖然對方想挽回但是就是不敢這般死纏爛打了。談著的那兩位幾杯下肚後,已經開始不靦腆地在我們面前卿卿我我的了。

後來就各自歸家了。我還能睡上四個小時呢。我很快就睡著了,而且做了一個自己記得情節的夢。

我好像在一個餐廳裡,點了外賣。我是和我的一個朋友A分開在不同的地方,她說她要在橋下那個巴士站等我,等我把吃的買回去然後一起搭車去哪裡。我就在點外賣的餐廳裡,遇見了我另外一位朋友B,和她相談甚歡,以致我忘了在車站等我的A。後來A跑來餐廳找我了,她看到我和B在聊天,她很生氣,生氣我忽略了她。她就沒等我解釋,急著走掉了。當時在餐廳裡的我想都沒想,就穿著件短袖衝了出去,連外套都忘了拿。可是後來我追不上她,我又覺得冷,我就只得返回餐廳,我在那找我的外套,可是怎麼找的都找不著。此時此刻,我看到了C,是我有著莫名感覺的那個人。我看到他和一個小男孩還有一位女士,在餐廳裡吃飯。他也注意到了我,狼狽地找不著衣服的我,但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望過來。我呆了幾秒,然後……有些短片,就是最後,西裝革履的他在嘗試讓那個小男孩坐到背景前,要讓攝影師給他拍照,就是我以前去學校給學生拍school portrait的那樣肖像照,可是小孩不願意,一直哭喊掙扎著,可是這男人很嚴厲,不讓小男孩走。我心裡想,我以前就是幹這個的啊,我可以上去看看能不能幫幫他搞定這個小男孩。

然後我就醒了,發現手機的鬧鐘已經響到沒有聲音,只是顯示著鬧鐘在手機屏幕裡。我按掉了鬧鐘。有人說,如果一個人出現在了你的夢裡,表示這個人在想你。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但彼時彼刻,我好像突然就突然有了要立馬爬起來刷牙洗臉,做好了開高速回多倫多上班的準備。

我一直都對上高速有陰影,因為我切線時很害怕,每次下出口總是會miss掉,但我今天還提早到了,還有些時間跑去買咖啡給同事喝。可能是因為自己開的407吧。

買完菜,提著環保袋,瞅了瞅背後沒有車駛來,於是站在路中央拍下了這可能只維持幾個小時的絮絮大雪,雪花在昏黃的路燈下翩翩起舞,影子落在白的發亮的雪地上就像一隻隻有翅膀的精靈一樣,活潑極了!

你是只喜歡聖誕節裡的它,還是你就是喜歡它?

31日那夜最後的幾個小時,我們是在看neflix的一套關於美人魚的電影裡度過的。時間那麼恰恰好,劇終的時候,是11點59分。電影不是什麼美人魚和王子終成眷屬的故事,而是「王子」讓美人魚回到大海自由呼吸的故事。拍得像一齣巨型的舞台劇一樣。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魚這樣的東西嗎?」

「我不怎麼相信,不過也可能她活在深海裡。」

「我相信的,她可能有腳的時候,我們不知道她其實是美人魚而已~」

就像聖誕老人一樣。同事說他孩子從中國來加拿大的時候,一直嚷嚷的是「我們搬家了,聖誕老人會不會不知道?那怎麼辦?」

「那你要再給他寫信啊。不過這次可能要用英文來寫了。」

同事還說,孩子每次到了平安夜那晚,老愛爬起來看能不能看見聖誕老人來擺禮物。他有一次準備的禮物被發現了,就只能把那禮物提前給他了,又再去買了份別的給他。還有那次搬家,因為忙沒能照著他孩子寫的願望來送他他想要的禮物,送了別的。這反倒讓他孩子更相信有聖誕老人的存在了。

孩子們都是天真爛漫的。鹿為什麼會飛呀?

「聖誕老人是個會魔法的人,全世界的小孩他都認識,都記得。」

31號那晚,下了好大的雨,我看不清地面上的斑馬線,水霧模糊了可視距離,自己的散光好像又加深了,我覺得我好像回不去倫敦了,因為路上我有兩次都差點撞到黃色的那種警告牌,都是急轉方向盤避了過去,後來我只敢跟著前面那輛後面有螢光紅色斜紋警示的皮卡,就這樣跟了100多公里,然後人家在st. thomas那個路口下了,而那時雨也停了,路燈也多了起來。下高速的時候,再一次在分岔口差點走錯,不過還好糾正過來了。

這個城市還是沒怎麼變,那家替換了我們曾經工作過的華人餐館的中東brunch餐廳,還在。許多停牌,左邊永遠是給要超速超車的人,行人永遠先走,回頭相視時會微笑儘管是陌生人。超市例行放假。還有什麼?我不記得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