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0日

今早七點鐘就起床了,因為要早些出發去到藍山,想預約好浸溫泉。我們昨晚就住進了這在Newmarket的民宿,朋友昨晚問我是要自己睡一個房間,還是和她一起睡因為有個房間裡有兩張床。

「我要和你一起睡,因為我想和你聊天兒。」

等我上到二樓,來到房間一看,果然有兩張床,還是兩張Qeen Size的。這都不打緊,要緊的是每張床上擺的是兩個枕頭,合計四個……. 嗯,難道這房間是可以同時給四個人一起睡的嗎?!

最後咱倆睡是睡在了同一間房,只不過我換衣服擦護膚品戴隱形眼鏡都走到了隔壁房間去進行罷了。

昨晚也一直沒有睡熟,也不過就是在「生寶床」上輾轉反側著,大抵是因為暖氣調的溫度太高了,我一直都沒蓋上被子。

我用手枕著頭側躺著,心裡想,我有多久沒有這樣敞著肚皮睡覺了?自從倫敦搬來多倫多工作生活,做攝影等我工作收入也不穩定,走得又匆忙,後來又要供車貸保險,這地下室一住就是快一年了。房東太太們倒是待我挺好的,都是廣州來的,有時候煲湯蒸包做糯米飯好分我一份;每週也下來給我們打掃一下衛生,夏天還一起散一下步拉一下家常。住著住著,也有了感情,別的沒什麼,就是地下室比較陰冷,又不敢一直開著小暖風機,怕乾燥得難受又,所以現在晚上都蓋兩床被子。可是每到半夜,家裡的暖氣又會異常高溫,然後被熱醒。

這棟房子正好在一個內街的交叉路口,路燈明亮,穿過百葉窗透進來,這讓我很期待清晨的來臨。

就這樣一直到了早晨,我洗漱完走到另外一個房間,第一件事就是用手輕輕戳這種新式寬型的百葉窗,一間隔一間隔的窗外景象瞬間印入了眼簾。

下雪了!

我驚呼了起來。不!請理解我的喜悅之情,那是一種喜悅之情。這讓我回想起去年還在倫敦的日子。

也是這樣白雪皚皚的畫面,屋頂上那薄薄的積雪與若隱若現的屋頂,再加上那還未完全蘇醒的像極淡藍色的水粉畫的天空,還有地上車胎在路上積雪中碾壓的馬路痕跡,風也靜悄悄的,屋外被雪覆蓋的人行道上,突然多了幾個我的雪地靴腳印。

有快一年沒回過倫敦了。

我們八點就開始從這裡出發了,因為昨天下了班就匆匆收拾了下趕來和他們一起吃火鍋,漏帶了泳衣,我們還特地跑到了沃爾瑪去買了件泳衣。這邊的沃爾瑪真安靜,也許是因為時間還早吧。

四個人都要喝咖啡,我到了油站加油,他們就進去裡面幫我也帶了一杯。

也就開了一個半小時左右,到了這個位於森林裡的溫泉。要走過一座橋,再加上兩邊柔黃的燈還有那緩緩而來的音樂,確實是令人對這雪山下的溫泉充滿了遐想與嚮往,只是……走到橋中央,就被工作人員告訴要現場預約,而且在我們前面已經有91組客人的預約,如果今晚七點沒給我們發信息,就說明今晚泡不成了。

我們一開始也還是挺樂觀的,那我們儘管邊滑雪邊等著吧。於是我們開始向滑雪場前進。但是我們時期也沒有做太多的research,找到地址就跟著導航走了。

倒不是沒有停車位,不過就是看到來往的人要不已經全副滑雪武裝上陣,要麼就是開著後尾箱在穿戴準備著,這顯得我們四人除了是門外漢之餘,還像是來湊個熱鬧的。

我們當時去的第一個滑雪場看起來非常陡峭,我們就站在山腳下望了望,覺得應該是走錯了地方,於是又再次上網找了次。此時,我已經感覺到這趟旅程估計要泡湯了。

去到了第二個滑雪場,一下就看到了租賃處,這正是我們需要的,因為我們都不是滑雪熱衷者並不像當地人一樣都有自己的一套裝備。我當時來的時候就在想,要不要買雪褲呢?記得16年和另外一個朋友去蒙特利爾那次,那是個小型滑雪場,沒有衣物租賃,我當時穿著普通褲子滑了一下,摔了好多跤,褲子濕透了,冷得不行。但又很想和大夥兒繼續玩,於是咬咬牙在商店裡挑了條很大號的斷碼打折的雪褲170刀買了來穿。怎料搬來多倫多的時候,想著不怎麼有機會滑雪了,送了人,此時心裡有點後悔啊。只不過這次朋友都說別擔心,肯定有的租的,所以也沒買。

租賃處裡擠滿了人,還要現在網上填表註冊,等我們四人填好,排隊認真看上面的價格時,我們卻步了……首先day pass要109,上山的纜車要70,雪褲要22,還有手襪也要13…… 而且我們心裡還唸著到時可能玩到一半就要匆匆趕去泡溫泉的。

於是我們放棄了。後來我們到了一家評價不錯的餐廳吃了午餐,聊了好一會兒天,這倒是減淡了些許我們的失望之情。我們聊起過去一起在倫敦上學生活在餐廳兼職打工的日子,後來Z去了阿省的A大繼續上學,F繼續在W大準備明年畢業,S也重新回到校園,而我,來了多倫多。大家有一年沒見過面了,除了Z和F兩人異地戀常常在長假期一人去彼此的城市過上一周保鮮愛情: P

你知道我們四個人坐在一起最默契的是什麼嗎?就是我們在餐廳裡吃完午餐後,我們不約而同地把桌上的餐具碟盤堆放在了一起,付賬的時候不用等waitress過來我們都能完成整個刷卡付賬撕小票的過程。

滑不上雪多少有些失落的,千里迢迢趕來,但也許我們只是需要個理由去讓彼此增進下感情吧。

後來四點左右我們打了電話去溫泉那兒,說是已經進行到50幾號了,但是還是不能保證我們92號晚上7點能不能進場。

說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是白白在那等四個小時,還是在有可能一場空的情況下,也是讓人煎熬的。我覺得別這樣等了,咱們早些時候回到家,一起再吃頓火鍋好了。

可是有的時候,上天會和你開個玩笑的,就在我們拐彎快到家還有一公里的時候,Z就說溫泉發信息過來說是可以入場了。

我想,可能這樣即興的說走就走的旅行不適合在這樣一個繁忙城市附近的度假小鎮吧,尤其是年末的最後這幾天。這就好像國內放假時的旅遊景點都是人山人海那樣的感覺。

其實16年在蒙特利爾那次,我們也有去泡溫泉,也是這樣露天在森林裡的室外溫泉池。當時我們坐在Lobby裡等了有些時候,從傍晚等到天空漸漸變成了深藍色,可是最後我們就是在露天的池子裡坐了好一會兒,任由冰雪輕輕在我們的臉龐上融化,最後兩人還穿著浴袍坐在落地窗前喝了杯咖啡,吃了份牛角包之類的下午茶。

有趣的是,那年我們在蒙特利爾地鐵站裡迷路用英文問路,人家笑著對我們說「We don’t speak English.」

我到了民宿,想了想,還是去買份報紙來看吧,反正新開的那家華人超市離咱們才600米。

「回來啦!終於可以吃了!我都得不行了!」

今晚暖氣溫度調得低了許多,但是就是打了很多個噴嚏,一直鼻塞流鼻水,應該是感冒了。也沒帶電腦,也不知道這用手機打出來的格式會不會不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