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今天不用上班,一如往常地跑到附近的mall裡買份報紙來看。自從我發現mall裡有家專門售賣雜誌的店裡有我想買的中文報紙,我就再沒有再到Walmart裡買了。

可能因為最近人們都休息,mall裡坐滿了人,買雜誌的店也被擠得水洩不通。我尋著縫隙走到裡面,彎腰拿起了一份報紙準備付錢,一起身發現老婆婆在我旁邊,手扶車上放著一份英文報紙,她在掏包包拿錢準備付帳。我準備等她再走前幾步,排到她後面去。

我和她兩人站在收銀櫃檯前等著付錢。右前方的男人,一直倚著收銀櫃檯scan自己買的彩票,機器間歇性地傳來一把聲音。櫃檯靠近入口的地方,不斷地有人來買彩票,站在櫃檯裡的女人顧著收買彩票的錢都沒能來得及望向我們這裡面的一眼。

我恍然大悟般,學著前面老太太的樣子,拿出錢包先掏好錢。錢包被硬幣塞得鼓鼓的,25分倒只找到一個,10分,10分,5分,再來10分,10分,還差一個5分……我邊小聲嘀咕著,邊把一顆顆小硬幣小心拽緊在手心裡,又抽出手指去抓下一顆硬幣。最後攤開手板數了一遍,確定沒少,才抬頭看看老闆忙完了沒有。

她總算開始收我們這邊的錢了。排在第一位的仍然是買彩票,老闆倒是嫻熟,眼睛數了數客人手上有幾張彩票,嘴裡就說出了個數字,客人遞過錢去,老闆又劈哩啪啦地擺弄著著銀櫃裡的不不銹鋼壓條,抽了幾張錢給客人找去。我頭一扭,看到後面的中年婦女手裡拽著張5刀紙幣,估計也是買彩票的。

輪到老婆婆了。老闆把老婆婆放在櫃檯上的報紙好像拿放大鏡還是什麼的看了看,還是掃描了下,說「sixty eight (cent)」(sixteen eighty)。只見老婆婆朝她遞了張$20,忘了說了什麼,老闆和她confirm了一次,就給她找了幾顆硬幣還塞了張彩票給她。我只是想不明白為什麼她買的那張彩票和別人買的好像長得一樣啊,為什麼這麼貴?

輪到我了。我就把手裡的硬幣都放在她的手裡,她沒像平時一樣立刻數,就只是手裡握著我的硬幣望著我後面的客人,我說了「thank you」後往外走,還是不放心怕自己給少了,又望了回去,老闆在那數硬幣,應該沒給少的。望到我走出店門她都沒抬起頭。

難得在這邊有一個像國內的七十一一樣的便利店(士多),門口也是擺著整個架子的雜誌,收銀櫃檯後面擺滿了卡,國內從前買的是電話卡、香煙,旁邊買的是熟食。這裡呢,後面擺滿了gift cards,旁邊是scan彩票的機器,正前方櫃檯玻璃下壓著的是各類彩票。這點倒和中國不同,這裡的酒只能在專賣店酒的店買,中國呢就是彩票得到專門買彩票的地方去買。

從店裡走出來,在找哪裡有空的長椅可以坐下來看報紙。我自從有了看報紙的習慣後,特別喜歡買了份報紙就坐在mall裡看,一點都不覺得彆扭。我後來想想,為什麼坐在公眾場合裡看書我就沒法像local那般自在呢,但看報紙就一點都不會覺得有人在我面前來來往往會不自在,甚至翹二郎腿都不怕別人走太近會被碰到;大概是因為報紙紙張面積大,我打開雙手握住,報紙正好在我眼前方作了個包圍,所以我特別有安全感吧。

在報紙上看到提醒人們即使放假也請準時赴約捐血。而且尤其是o型RH陰性血的,還可以下載app查詢自己附近哪裡有捐血點。我想自己也好久沒有獻血了,又正值年末,可以做做好事為新的一年積點福啊。而app正好顯示離我家不遠的一個教堂,就可以捐,我就預約了下午4點45分的。看了下報紙,就準備走回家先了。

今天天氣很暖和,我都沒有開車,選擇了走路過來。地面濕漉漉的,就像早春的天氣一樣。學校這會兒也都放假了,不然這樣的天氣,每次經過家附近的小學,都能看到小朋友在外面的小操場裡玩兒,偶爾還會有小孩子站在那裡,盯著我望,朝我笑著say hello~

我連家門都沒進,想著又是在Toronto那頭,怕不會停車,這會兒又是慣常的下班時間,就直接開車走了。

一切都挺順利的,系統也查過我之前在倫敦時捐過,測血壓也正常。我不過就是沒想到,這裡一次會抽那麼多—–500ml。 而且我記得以前抽血之前不應該吃太多的東西,所以剛剛到家門口也放棄了把冰箱裡剩下的粥熱了來吃再去獻血的打算。還有就是我的血型只是o型RH陽性的,不過既然都來了,也就無所謂了。

抽血也挺快的,應該是我印象中最快的一次。我就捏著球球,大概10分鐘不到就抽完了。護士讓我按住針口15分鐘,她待會兒會再過來幫我上繃帶。我說好。我確實沒有任何不適,我還戴著耳機在聽電台節目,回著朋友的微信。

朋友發來說另外一個朋友不能和我們去藍山了,我正準備回,護士又走過來和我說「手要按著針口,我一分鐘後就過來幫你上繃帶(I will be there with you in 1 minite.)。說完,她就轉頭轉向給我左手邊的那位剛坐下來準備獻血的男士去了。

我說「好」。在我回她的時候我也是覺得挺正常的。但是我忽然就好像蹲久後猛一起身那樣,一陣眩暈,只不過我這次是暈過去了。我只記得我當時最後一瞬間的感覺是我好想睡覺,我想我應該要先和護士說一聲(我想睡覺了)但是我還沒來得及。我只記得當時還聽到耳機裡說的「新聞部」,然後我就好像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好像走在了一條路上,我在笑著和身邊的人說話……

我睜開眼的時候,是一個五六十歲的女人的臉在我上方,她睜著大眼睛,接著我覺得我被人晃動著,那個我望著的女人在問我「can you hear me?」我覺得我反應不過來,因為我當時在想,我在哪裡,我剛剛不是在一條路上嗎?我被繼續晃動著,又聽到「can you hear me?」有人在拍我的臉,我開始感覺到額頭涼涼的,胸前涼涼的,她們給我在上面墊了濕紙巾一樣的東西。我終於緩過神來,對,我在獻血的地方,剛剛那只是一場夢,我剛剛突然很想睡覺,所以合上了眼睛。

「yes.」

之後她們就給我解釋發生了什麼,問我感覺怎麼樣,讓我躺著,讓我喝水。我就是覺得很冷,呼吸很困難。我讓護士幫我把那躺椅的頭部位置調高點,然後我問那個坐在那裡等獻血的男士,可不可以幫我把我的衣服遞給我,還有水。我當時覺得扭開礦泉水瓶蓋都很吃力,喝完水之後開始想吐,手指開始像抽筋那樣發白無力。護士說現在不能給你蓋毯子,就是要妳冷卻一下,供血才能恢復過來。

我當時要大口呼吸,才明白那些在醫院裡掛氧的病人的感受。

直到那會兒抽筋勁兒般的感覺過了,我才覺得呼吸正常,也不想吐了。我說對不起,我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情況,可能真的是我喝水喝少了。於是我在那之後兩分鐘內喝了500ml整整一罐的礦泉水,第二次refill的又喝了半瓶。

護士問有沒有人可以來接下我,我說我自己開車來的,我不急,我可以坐久點再走。她後來讓我起身走到另外一邊的休息區,堅持要扶著我也不讓我自己拿包,說很多人覺得ok誰知道就倒下了。由於剛剛我真的暈過去了,我選擇相信她說的情況,也沒再堅持要自己拿包。

我在那裡真的吃下了整整地一包那種非常鹹的地西人很喜歡吃的那種零食,護士說要吃鹹的。我吃完還看了看後面的成分,含鐵量12%,據說獻完血也要補鐵。

又喝了剩下的半瓶水。低下頭看了下手機,又覺得頭暈,我趕緊放下手機。

坐到6.30,我確定我真的沒事了,就走了。

還好今天不是太冷。我走出來時,就在想,我才25歲,還那麼年輕,我應該要好好的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的。

別人都說行善積德,願我在2019年,能夠平安度過,身體健康,開開心心的。

 

 

 

 

 

 

 

 

 

 

Spider’s Web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