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2日

今天是冬至,如果不是朋友圈看到有人發湯圓的照片,也不為意。怪不得昨晚房東太太給我盛了一碗糯米飯。

上班的時候,朋友發微信語音問:

「要不要來我家吃餃子啊?」

「要! 我下班去買些湯圓。你們想吃什麼餡的?花生芝麻還是紅豆沙?」

「em……你看著買吧。到時如果你想吃我們就給你煮來吃。我覺得味道都一樣。」

我只能隔著手機屏幕哭笑不得。

7點鐘下班,到6點58分我就掐分地往門外走。想到今天可能超市人多,不好停車,特地挑了個稍微位置偏點的超市去。停好車往裡走,看到超市旁邊賣雞蛋仔的店還沒關門,想著超市出來再買應該也來得及吧。

進到超市直奔速凍食品區,只是其實很少來這個超市,幾乎是走完了大半個超市,還看到自己喜歡吃的那款大紅葡萄這裡才賣$2.99一磅。總算尋到湯圓了,想起上次買的紅豆沙湯圓,那牌子餡兒太少;花生湯圓這牌子又比較小顆,吃起來不過癮;芝麻湯圓我提不起興趣,老覺得吃芝麻糊才過癮。不過最後憑感覺還是挑了個香港牌子的芝麻湯圓,還是「水晶」版的,因為它夠大顆,餡兒飽滿,呵呵呵呵~ 滿足了我所有的幻想。

走到收銀員那,還順手買了最後一份報紙。有些地方摺疊不平整了,但是其實也不影響閱讀。拿起報紙一轉身,看到有桔子買,還是我最喜歡的「有葉年桔」,幾顆幾顆都是紅色網袋裝好的。我都顧不上在旁邊上貨的大叔了,伸手拎了一袋。

今天超市其實不如想像中人多,這麼多個收銀口,再走多幾步,就不用排隊,直接附上帳了。收銀員掃描完就順手地要把我的東西往袋子裡放,我趕緊說了句「不用了,我有帶袋。」她朝我望了望,我衝她笑了笑。

到朋友家的時候,他們已經把麵和好了,餡也弄好了,是韭菜豬肉餡。我本來還以為他們說出去買菜是走去買速凍水餃去了,一時沒反應過來。還好之前還在倫敦唸書的時候,我的房東是個唐山來的姊姊。我畢業後搬去了她家附近的公寓住了,好像是除夕那晚,她約我去她家吃飯,我們也是包的餃子。

姊姊一個人來加拿大生的兒子,現在她老公也辭去國內電視台的職務,過來專心和她一起過日子了。姊姊是個典型的北方人,看她乾麵那勁兒,幹出來的餃子皮都是圓圓整整的,像外面賣的一樣。她那時就老說「餃子皮外面賣的不好,都不知道放了多少石膏粉,還是自己做的新鮮放心。」

想起小時候,外公外婆還在世的時候,他們會自己做湯圓吃,就是買來蓮蓉,然後擠成一顆一顆塞進湯圓肚子裡,但是好像沒有和麵這個過程,倒是「塞蓮蓉」我記著了。再後來,湯圓、油角、蛋散、笑口組清一色都是在外面買的。

「你們過年也自己做餃子吃的嗎?」

「過年當然自己在家做啊。誰還過年在外面買餃子吃啊!」

「我是說餃子皮,餃子皮也自己做啊?」

「肯定呀!」

為什麼,北方人還是能夠堅持著自己包餃子,我們廣州人好像還真的沒有再自己包湯圓了?

我們三個人一起分工合作。朋友她先把一整個大麵糰切成四大塊饅頭狀,接著再把一大塊切成三小塊,然後把三小塊搓成三長條。每一長條切成若干個小饅頭,再把小饅頭搓成小球,壓扁,用擀麵杖幹成皮狀。朋友不算是非常嫻熟的那種,幹出來的皮不圓還有點方,但一兩個餃子包下來,竟也不影響包的效果。

和我一起包的另外一個男孩,從沒有包過,他就慢慢地把餃子皮合疊,用力捏緊,扁扁的邊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迷你的pancake poket。我呢,就想起在微博看到關於餃子的三種包法,然後試著去回憶,做了幾個不同的嘗試。我先是按照自己的慣常包法,往餃子皮裡放好餡,餃子皮對折,捏起右邊的角,往左邊重疊捏壓,以此類推,直到壓到左邊的角。

然後我憑著記憶做起了第二種包法,餃子皮作對折的趨勢,留下一條縫,從右邊起,捏一下,把捏好的往左邊縫隙上擠兌,擠進去之後捏壓,以此類推,直到左邊最開頭處。我發現用這個方法,餃子能夠立起來,可好看了。

在嘗試第三種的時候,就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了,還把餃子皮撐破了,趕緊放棄。

包餃子的時候,三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可能這就是過節的意義吧。就好像,滿手麵粉的自己,也沒有了要拿起手機的慾望。可能,我過去那麼喜歡用相片紀錄著每一刻,也不過是未曾好好感受過生活。與其說我喜歡攝影,倒不如說是想讓記得每一個細節。

好了,現在能夠寫出來,倒也不再那麼依賴相機或手機了。可能時光需要倒退,才能更能體會何謂幸福。

「說!我是哪裡來的?」朋友趁她男朋友和他朋友出去陽台抽煙,就逮住我問。

「河北的啊!」

「屁!你才是河北的,是河南的都說了幾次了,都還不記得。」

「噢噢噢!河南的……」

不知道聊起了什麼,聊天裡提到一個叫岳雲鵬的人,朋友她男朋友就插了一句進來,

「岳雲鵬和她都是阿姆斯特丹來的。」

「阿姆斯特丹?阿姆斯特丹不是荷蘭的嗎?」

「對啊,荷蘭(河南)的啊。」

我傻了一下,大笑了起來。什麼九不搭八的,但又頗有道理。哈哈!

包著包著,麵團都用完了,餡也去了大半,水煮開餃子就可以下鍋了。也就一會兒的功夫,咱們就吃起來了。嘿嘿!餃子都沒有破,就是餃子邊褶皺處比較厚,下次包的時候要褶皺的地方少一些,這樣才飽滿又吃不膩吃不撐,可以吃多些。

吃了幾顆,我點起了醋,還混上朋友自制的辣椒油,一勺下去,辣椒籽混在油裡,讓人特有食慾。

餃子這種東西,和湯圓一樣,讓人很容易就撐了。說好要吃30個才罷休的那朋友都求饒說「嗨!剛剛就是吹牛而已。」

四個人移步到沙發,看起電視來。噢……原來剛剛那個「岳雲鵬」是演相聲的。說實話,我們廣州人感覺很少看相聲的,就好像我們真的很少會看央視春晚一樣,可是沒想到他們看得那麼認真,笑的那麼開心。我才知道,原來並不是年紀的問題,真的只是文化差異的問題。

我一直以為相聲和小品是同一樣東西,他們趕緊解釋,

「相聲就是兩個人站在那裡,互相回應著說啊。」

「小品是有個場景,還有道具,有劇情,在台上表演。」

「噢……原來是這樣。」

其實,這不就是我們的「棟篤笑」和「舞台劇」這樣的區別?哈哈,如果看棟篤笑我會笑的更厲害。

不過看相聲,我也看得進去啊。呵呵~~ 粵語裡有些字,感覺很少碰到,沒想到普通話也是的。比如剛剛看到的這個「薅頭髮」的「薅」字,我真的是從來都沒見過。他倆馬上就應我,

「就是hao頭髮。」男。

「還可以組什麼詞呢……」女。

「薅羊毛。」

「對!薅羊毛。」

哈哈,中國的文化確實是博大精深的,希望以後國泰民安,一片繁榮,這樣國家就願意花心思去讓文化多樣化了。誰說我們只愛聖誕節的了?我們也愛春節啊。聖誕節嘛,那叫浪漫。過年嘛,那叫什麼?

「我記得我剛來的時候,抬頭望著Tim Hortons的菜單,我每次都只敢點French Vanilla。有一次回到課室,那時還在讀語言,那個來了有好些月了的男同學對我說“嗨!喝什麼french vanilla,double double才好喝。我後來真的去買了double double來喝,然後從此每天都要一杯咖啡。後來覺得double double 太甜,改成了喝2 cream 1 sugar。到現在,因為要戒糖,改成喝2 cream了。」

「和我一樣哎!我也是要喝double double,不過後來也是改了喝2 cream 1 sugar。現在還停留在這個階段。」

 

 

 

 

 

 

 

IMG_9709

One thought on “2018年12月22日

  1. 今夜我喝了whiskey加綠茶,我就是很愛這些liquor加飲料。他們用麥當勞那款黑色透明玻璃杯裝給我的。好在還有著理智,也就喝了半杯不到。真想放開來喝,喝完就睡得著那種。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