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8日

看了電影《無雙》。

也許是周潤發對角色的駕輕就熟,也許是李問真的是個行走江湖多年的騙子,所以整部戲看完了我都還沈浸在「吳復生到底死了沒有」這樣的疑惑裡。

最後的鏡頭,切到了李問最愛的那個女人阮文身上。我不是太記得具體的台詞了,但是大概就是這樣的場景:

「你還認得照片裡的這個人(李問)嗎?」

「認得。以前住在隔壁的,沒怎麼說過話。」

我想了想,才明白這個故事講了什麼。還記得我一開始看著電影,聽到周潤發演的吳復生說「許多男人的成功,都是因為一個女人」的時候,我若有所思地笑了下。

所以李問是愛著阮文的。

秀清,當時在酒店房間裡看到一片槍擊過後,李問第一個就是朝被蒙著雙眼綁住手腳的阮文看去的時候,她心裡就有了個疙瘩。可是她阻止不了自己去愛李問,因為自己條命是他撿回來的。可是她又好希望自己能夠取代阮文在李問心裡的位置。

所以把李問保釋出來的那一晚,他們倆在酒店裡瘋狂地親吻,做愛,然後她問李問:

「你剛剛……心裡有沒有想起她?」

沈默了一下。

「我剛剛……是和你在一起啊,」他點了一根煙,「像我們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能夠有個替代的,就不錯了。盡量地愛得真實點,也就真了。」

秀清吸了一口煙。張靜初得臉,是太美了。

秀清沒有再幫李問逃出去,選擇了和李問在船上自盡。李問在船上哀求秀清:

「別這樣,秀清。」

「不是阮文麼?」說完這句話她就引爆了炸彈。

李問造了假$100的美元紙鈔;也因為秀清被火燒傷,替秀清整容換了張臉,不過就是換成了和阮文一樣的臉;還賦予了她一個新的身分,假護照上面也是「阮文」這個名字。

可是……最後他喊的是「秀清」啊。

想起酒店房間裡,李問另外一個女手下要刺死秀清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把那個女手捅死了。秀清當時還沈浸在李問最在意的不是自己的那樣的哀思之中,他的目光卻已經從驚嚇的阮文身上回過了神來。

也許李問真的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個叫「吳復生」的人做的,而自己只是那個不願意殺人的膽小弱懦永遠當不上主角的李問。

吳復生在車上和李問說,「男人如果不說謊,怎麼和自己相愛的女人過一輩子?」

李問那一眼對阮文的望,也許不過是不希望她被濺上了血。而秀清,卻是真的被愛著的那一個吧。

有誰知道呢?天意弄人,到最後阮文都不知道李問愛著自己。曾經愛過也好。

我很久沒有看過這樣好的電影了。什麼時候開始,週二三點左右那些場次的電影變成四點開始了。電影開場的時間略顯尷尬,我和朋友去了個水塘邊走走,拍了幾張照片。那裏讓我想起高圓圓和趙又廷演的那部叫《搜索》的電影。那樣觸碰人性內心的戲,怎麼能夠不假戲真做,怎麼能夠不緊緊抱著對方,怎麼能夠不一吻定情,愛上彼此呢?

我不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